2014/10/05 (Sun) 01:03
愛是一首經典老歌

1029.jpg

時紅麟和戰友們一起把陸永剛埋在了國門邊上,之後,時紅麟又為陸永剛遠在雲南蒙自鄉下的父母寫了一封信,他在信中這樣寫道:“爸、媽:永剛走了,從今以後我就是您們的脫毛價錢兒子……”

我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普普通通的幹牛糞在西藏、在一年四季冰天雪地遠離人群的邊防哨所裏幾乎成了希望、溫暖、生命的代名詞——因為幹牛糞在冰天雪地的邊防哨所裏是唯一的燃料,而沒有了幹牛糞,也就意味著生命的危險……

那是一個寒冷的冬日,時紅麟背著一筐幹牛糞帶著我緩緩地走向國門邊荒原裏的那個墳塋,那個墳塋裏躺著他的同鄉、同學、也是和他一塊參軍來到西藏這個名叫昆木加哨所的戰友陸永剛。時紅麟一邊走一邊低沉地告訴我:九年前一個風雪漫舞的冬日,陸永剛在部隊送的幹牛糞因大雪封山還未運來,全班戰士的生命危在旦夕,他和戰士們一塊外出尋找幹牛糞時就永遠離開了他們,他是在冰天雪地裏雙手緊握著那支長槍被凍死在國境線上的,而那一天恰好是他18歲的生日。

蒼穹裏有一個白色的圓球冷月般毫無生氣地垂掛著——那就是照耀在西藏上空的太陽。廣袤的雪地裏散落著各種動物的森森白骨,而那些烏鴉就蹲在那些白骨之上懶洋洋地望著我們烤著冷冷的太陽。

我們終於走到了陸永剛的墳前,時紅麟把幾塊幹牛糞輕輕地放在墳頭之上然後用火把那堆幹牛糞點燃,繼而又把三支點燃的香煙依然插在陸永剛的墳頭之上,陸永剛的郵輪自由行墳頭之上便升騰起一縷縷嫋嫋的輕煙,而當時紅麟做完這一切的時候,我看到他其實早已哽咽著淚流滿面了。

我們默然佇立在陸永剛的墳前,時紅麟就噙著淚水緩緩地為我們講述起他和陸永剛的故事來——九年前的那個冬季,時經麟和陸永剛初中畢業便穿上軍裝離開了四季如春的雲南蒙自來到這個名叫昆木加的邊防哨所。剛到這裏時他們彼此都不安心戍守邊關,他們說:戰死沙場並不可怕,可這樣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地熬著自己的青春值得嗎?可後來當他們解了一個又一個老兵戍守邊關的感人故事,特別是當他們看到有個老兵竟然把自己遠在風景如畫、四季如春的故鄉昆明的家及妻子女兒遷來安在了西藏的邊關之上時,老兵那種誓守邊關一輩子的壯舉讓時紅麟和陸永剛深受感動,所有的一切讓他們認識到:正因為有了眾多戍邊軍人默默地守衛著邊關,祖國和人民才會有那麼多的幸福與平安!於是,他們倆人就一起在邊關的界碑旁發下誓言:一輩子守好祖國的邊關,更要在西藏的邊關幹出樣子來,為雲南蒙自人爭光!然而,陸永剛卻在那次外出尋找幹牛糞時光榮犧牲了。時紅麟和戰友們一起把陸永剛埋在了國門邊上,之後,時紅麟為陸永剛遠在雲南蒙自鄉下的父母寫了一封信,他在信中這樣寫道:“爸、媽:永剛走了,從今以後我就是您們的兒子……”時紅麟想,雖然陸永剛先走了,可他們共同發下的誓言還在。他要繼續踐行他們那個神聖的誓言!於是,他把戰友之愛、祖國之愛深藏在內心深處,而所有誓言從此就成了時紅麟默默的行動……之後的數年裏,他先被評為“優秀士兵”,當班長,然後提幹,當指導員,在2001年由於他戍邊成績顯著還榮立了一等功……時紅麟每年回故鄉探親時,首先就要去探望陸永剛的父母,而平時巡邏走過陸永剛的墳塋時,他都要在陸永剛的墳頭之上點燃一堆幹牛糞,並插上三支點燃的香煙。時紅麟哽咽著對我說:陸永剛走的那天夜晚一定很冷,要是有堆幹牛糞烤烤,他或許會舒服一些……

日月如梭,轉眼九年多的時光悄悄地過去了,時紅麟究竟在陸永剛的墳頭之上點燃過多少堆幹牛糞?又點燃過多少支香煙呢?後業儘管時紅麟曾有過幾次可以調離邊關回到內地的機會,但都被他拒絕了,他發覺自己其實早已離不開那個冰天雪地的邊防哨所了,但最重要的手機過資料卻是:他割捨不了讓和自己一塊入伍的好戰友陸永剛一個人孤零零地呆在那兒,為此,他就那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不忘去陸永剛的墳頭之上點燃一堆堆幹牛糞並插上三支香煙;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和一茬又茬戍邊的軍人們一起去冰天雪地、一望無際的漫漫邊關裏巡邏;去100多公里以外的地方尋找幹牛糞……渴了,他們就喝幾捧冰雪;餓了,他們就吃幾片生羊肉充饑……俗話說: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當一茬又一茬的新兵從祖國的五湖四海、四面八方過眼雲煙般走了又來,來了又走了,而時紅麟卻依然無怨無悔默默地戍守在這個冰天雪地、一望無際的漫漫邊關裏,他和其他戍邊軍人一樣,默默奉獻著他們對祖國、對人民最赤誠的愛,讓我們每時每刻無不感受著他們那種愛的甸甸的份量……

雪花又紛紛揚揚地從蒼穹裏無聲地飄落下來。此時,一隊巡邏的士兵迎著雪花從我們的身旁走過,他們一直向著冰天雪地、一望無際的漫漫邊關走去、走去……望著他們漸漸遠去的背影,我禁不住鼻子發酸而輕聲啜泣起來,繼而一串串熱淚便從我的眼眸裏瀑布般滾落而下。此時我想,在我們的故鄉,家家戶戶或許早就圍坐在溫暖的屋裏,一家人一邊品嘗著美味佳餚,一邊看他們想看的電視,聽他們想聽的音樂,唱他們想唱的歌謠……恍惚之中,故鄉那種萬家燈火、處處歡歌的幸福畫面就在我的眼前、在這飄著雪花的幕布上仿佛放映電影一般漸漸地顯露出來了……

| 主页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