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23 (Tue) 15:01
初夏微涼,歲月暗香

2303.jpg

薰風微雨,池荷榴花,初夏微涼。清晨的雨滴,在風中劃出了一道道美麗而優雅的弧線,然後便成為了玫瑰花瓣上舞動的精靈。大朵的月季,盛開在初夏的瑪花纖體的投訴微雨裏,靜默而不張揚。天地間,籠罩著一層淡淡的煙霧,如歲月的臉,靜謐而美麗,朦朧而多情。

微雨漸歇, 煙霧在嫋娜中漸漸散去。天地間,突然開闊明亮起來。那波瀾壯闊的綠,愈發的濃郁。 初夏的涼意,也於風中傳來的陣陣清香中彌漫了開來。我在沁人心脾的微涼中感受著初夏的美麗和歲月的靜好。

初夏微涼,歲月暗香。那於久遠歲月裏醞釀的日子,質樸而溫馨,平凡而溫暖。

猶記年少時,我手拿一束粉色的花,在一樹開的正濃的月季花叢下,於人生中照的第一張彩色的照片。照片上,左邊和右邊分別是姐姐和妹妹,我居中間在燦爛的笑。而那時,正值初夏微涼之際,也是最美年少時。

大朵的月季,握在手中,就像握住了幸福。燦爛的笑容中,藏著一絲羞赧,或許,這就是那個年代最質樸而單純的寫照吧。至今,我依然珍藏著那張照片,泛黃的顏色裏,依舊籠罩著年少時青蘢如初的記憶。

中學時代,學生的宿舍還是一片平房。每至初夏時節,宿舍門口兩邊的綠化帶裏,就有大片的美人蕉開放。那紅豔豔的美麗,映紅了整整一個季節。每當鈴聲響起,就會有大批的學生結伴成群的穿過美人蕉的花叢,就連那花香,都溢滿了歡聲笑語。

每當我看見美人蕉,就會想起那個中學時代,想起那個久違的歲月,也想起了那已久遠的心情故事,就像在漫長的歲月裏,我做了一個夢。在夢裏,你對我微笑,一如當年。

風,卷起了綠色的瑪花纖體的投訴海洋,颯颯作響。微涼中夾雜著潮濕的氣息,悄悄潤濕了我的雙眼。我手持人生的筆,塗抹著歲月的水墨丹青、悲歡離合。在初夏的微涼裏,我懷念著一些逝而不返的往事。歲月,暗香,思念,悠長。

初夏微涼,歲月暗香。那條悠長的時光小巷,承載了多少兒女情長。幾十年滄桑,化作微涼裏的一抹暗香。時光不語,歲月無言,唯有淚兩行。

誰言,紛紛紅紫已成塵?君不見,那姹紫嫣紅、妖嬈華麗的玫瑰;那柔情似水、含蓄委婉的月季;那小巧玲瓏,色彩變幻的鳳仙花;那婷婷玉立、潔白淡雅的茉莉,更有那潔白無瑕、芳香馥鬱的梔子花。真可謂 “首夏猶清和,芳草亦未歇。”

梔子花,是我最愛的花兒之一。在老家的庭院裏,父親種植了一顆梔子花,至今已有十幾年。一米多高的梔子花,幾乎鋪滿了整個庭院。每至初夏,便是梔子花盛開的時節。

父母一直在農村居住。用他們的話說,就是鄉村空氣清新,利於養生,而且平房屋舍,更有利於老年人居住。庭院靠窗處,原先有一顆花椒樹,長得鬱鬱蔥蔥。村裏的鄉親們經常來剪幾根樹枝,說是用水煎了,活血化瘀。後來,不知怎的,被父親砍伐了,就種上了現在的梔子花樹。

五月下旬,梔子花開。遠遠望去,淡淡的煙霧裏,潔白的梔子花,陪襯著一排排古樸的屋舍,還有不斷出進的鄉民,就如一幅溫馨而恬淡的水墨畫。只一刹那,我的心裏就充滿了感動。其實,美好,永遠在我們身邊!

梔子花,花香濃郁,久而彌香。母親,常采一些梔子花苞,插在玻璃瓶裏,頓時,屋裏一片芳香,令人神清氣爽。梔子花沒有桂花的那種香飄十裏,沒有牡丹的雍榮華貴,卻有著如水仙般的清麗脫俗,典雅溫馨。那潔白的不帶一絲塵埃的花瓣,層層疊出濃郁的芬芳。梔子花,不張揚,不華麗,攜帶著歲月的香,溫暖了千萬家。

每到梔子花開,我便想要回家看看了。父母,已漸漸老去。早已做了母親的我,更加體會到父母的艱辛和不易。“萬愛千恩百苦,疼我孰知父母?”梔子花香,於我而言,便是濃濃的瑪花纖體的投訴親情了。

初夏微涼,歲月暗香。我懷抱一袖清風,在時光的長廊裏行走。漫長的一生,歡樂總是太短暫,正如席慕容言:走的最急的都是最美的時光。

那些最美最純的時光,已是一去不返。我在初夏的微涼裏,細細思量,深深懷念。歲月暗香,悄悄盈滿了眼眶。滴下的,是一顆顆緬懷的熱淚,微風拂過時,便化作了無限的懷想。

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已經不再寫那些空洞乏味的文字了。而是,蘸著溫暖,在歲月裏的空白處,塗抹愛的藍天。在自我的文字裏,尋覓歲月的馨香。以一顆溫柔的心,緬懷一段無暇的記憶。以一輩子的悠長,等待那最初的青蔥。

初夏,微涼,歲月,暗香……

| 主页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