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2 (Thu) 15:45
心念如花,靜靜開放

2132.jpg

幾朵初綻的小花在微風中搖曳著,那淡淡的紫色是花園裏別致的顏色,那是我喜歡的色彩,不嬌嬈,不魅惑,素素的,以一襲淡雅潤開著一季。記憶的梗上,誰不有兩三朵娉婷,披著情緒的花,無名的展開。不知道,一種緣能走多遠,但我知道,我記憶的梗上,開滿純純的瑪花纖體 效果淡紫色的花。那些默默相惜的日子,浮現在眉間耳畔。那一蓮心事,猶如綿綿細雨,滴落心間。秋水無塵,秋荷還在,縱使葉落芳華,歲月朦朧,那些走過的風景依然會在生命裏風姿萬種。

——題記

依舊是一個安靜的女子,心,等在一盞茶裏,百味嘗盡,依然把甘甜深刻銘記。記得那一朵花的開合,記得門環銅綠的落寞,記得夕陽西下雲起霞光的美麗。只隔岸似的眺望,或靜靜的遐想,從不會有過多的奢望,一些無法抵達的念想,在七月的風韻裏長眠,只是貪戀那一抹溫暖,一季一季的花落,一季一季的寂寞,因為有你,不再泛著蒼白。將念想,悄悄掛在八月的枝頭,讓我的字,輕輕地落在你的心,無論思念,還是默守,我的生命裏始終有你溫潤的氣息。

一朵蓮心,枕著月下的水光入眠,夢裏,將一個名字寫在了心間,心念,如雲若隱若現,那念,如風無時不在,握得住的是落在心窗那相知的暖。站在歲月的畫卷,我不會孤單,縱然秋霜刺痛荷的心事,白絮隨風,還有安放在心頭那真切的喜歡。思念暈開的是水墨樣的情懷,穿行在時光的滴漏裏,生命內外,你是唯一的念戀,即便,你的心頭嫣然盛開著梔子花記憶裏的芬芳,而我,依舊撚一則千年的經卷,等你在月光水岸,為你,立成一株清荷,我從你的眼中擷取的溫暖,可以穿越千年。

我用一支瘦筆,寫我的清喜,寫我的傷感無奈,寫我戒不掉的依戀與思念,懂我的人,自會用他的心疼惜,自會伴我心痛流淚。心頭的那朵花,拂去了世俗瀲灩,為你清清娉婷,將泛黃的夜獻給孤獨的月,那不老的青苔裏有一波動容的碧水,夢有你而美!

時光的長廊裏,總會有一抹心香,在生命中安放,那是靈魂的瑪花纖體 效果相契,是心靈的相惜,是鐫刻在歲月扉頁上的深情繾綣。借來皎潔的月光,編一個花冠,將星星撚成指環,然後送給你,不要承諾,拋卻傷感,只要相愛,不在佛前,只在心裏。合歡不言,木蘭不眠,沁了心的眉眼,我坐在月下,只是安靜的想你,假如能有一張不老的如月般的紙,我會寫下你的名字,還有故事,然後去輪回,關於結局,不聞不問。

零落在掌心的隻言片語,被誰的手兒疊作了紙鶴,放飛在八月的季風裏。連日來冰涼的液體一點一滴注入我的身體,麻醉著我冷漠的思緒,當靈魂的觸角爬滿了時光的青牆,那些紫色的惆悵,化作淺淺的喜與憂,安放於悸動的字裏行間。掀開記憶的扉頁,一縷馨香繞過心頭。在流失的情懷裏,原來所有的故事都沒有韻腳。往事是風麼?低低吹過,似長笛,吹得好遠,以為離開了,一轉身那個聲音又飄過來,很悽楚的動人。我深情,不是為了得到,是為了使我愛著的一切溫暖。即使沒有擁抱,還可以在我眼裏,依然綻放最初的美麗。

如煙的往事在一起走過的時光裏泛起微瀾的漣漪,一直在尋找生命中最真的暖。是風的眼神,讓我的記憶定格你的背影,心底最深處的心事,也只能黯然傷神。即便不言,想必你也會懂,若你疼著,必是愛著。像這煙火人間,搖落幾多悲歡與夢醒,只能將這絲絲縷縷的眷戀,寄予靈魂深處,交由執念來解此情。我將衣袖系在八月的樹上,看雨在窗外發芽,聽雲在月前說話,這個過程,就像我愛你的一生。不說你是心口的朱砂,不言我是荷池邊的伊人,此生,唯願安守著彼此的寂靜時光,看淡紫色的花兒在塵埃裏靜靜開放。

隔窗聽雨,攬一場幽思入懷,擁幾份閑情怡心。園子裏的花草在雨霧中成一抹籠廓,朦朧著也好,正如思緒裏的某些東西,沒必要看得太清,想得太真。想來,這世上有多少花,可以在落盡芳菲之後,結一粒期望中的果,甘甜在枝梢?如同遙遙的守望,到最後只有岑寂又如何,到底還是動過心的,花開一般纏綿,美麗而憂傷。那份執著,那份溫暖,那份過往的美麗都在心裏,自己給自己清寧,藏起隱痛,幽寂在蒼綠的枝葉間,在嫋嫋的清風裏,接受著大自然的洗滌,閱讀歲月的深邃中萌生的種種感動,於繁華落寞中學會了從容面對,紅塵紛擾中學會了風平浪靜。

瀝瀝淅淅的雨下了一整夜,空氣中散發著芳草清香的味道,就連一朵枯萎的花兒,上面也沾滿了露珠。靜讀歲月的滄桑和詩意,花開為你,花落也為你,即便凋零,也會留下芳香溫暖著心懷。一些美麗塵封後刻骨銘心,一些真情回味後於心底靜默如花。來世的光陰裏,這一抹靜謐,還否共相依?

做一個素雅的女子,念塵世裏的好,看細水長流,讓輕輕真愛在簡單、細密中織就。當所有的經歷有一天都變成了回憶,那時,斑駁的時光裏,靜靜地細數這風月情長中最深的情意,亦是最美。素雅是一種處世風格,靜心才能長久。擁有一顆素雅安暖的心,讓心靈自然、真誠地播撒清香。

到底是秋了,梧桐的葉子遲早會是要凋謝的,縱然有太多的瑪花纖體 效果不舍,卻又如何?秋天,是古道西風瘦馬,斷腸人在天涯的孤獨時光,又是那紅了櫻桃,綠了芭蕉的喜悅心情。別無選擇,除了傷感,還要沉醉。就像池塘裏殘落的荷,仍無限地嬌羞,楚楚擎立於淺水中,端然等待聽雨時分。莫名地心中一動,塵世的溫暖與薄涼,凜冽呈現於秋日時分。

依稀,誰的風情依舊綻放,昨日的嫣紅,相隨風月的天涯,恍如霓裳輕舞,留下片片斑駁的點影,那淡淡的韻味,好似拂過面頰清風般,如此的清雅卻又難以觸及。而此時,心倒也寧靜了,慢慢的不再癡迷一件事,慢慢的不再繽紛,那是抽掉繁雜之後的簡潔與乾淨,是只剩下屬於自己內心的那份淡然。

窗外月華如水,枝影搖曳,而我只是依窗而坐,與自己相守,我的寂寞裏有我最真實的自己。光陰,已然薄涼了過往,就如秋風的寒涼,已經感覺不到夏的那種火熱氣息,薄涼了也好,只是突然眼睛會在一不留神間被冰涼的液體沁濕,這也無關心情,無關疼痛,我只是在一安靜的角落沉默著,注目著,這種不語柔軟到難過,許多,都不願說,只是用內心的堅忍隱藏著委屈與不舍,我以單純而乾淨的姿態,獨自的寂寞著,就如在心底溫著你的名字,靜靜記下了你對我的好。

我為時光薄涼地寫意,看秋的明淨,看歲月的河床裏,那些塵沙,還有貝殼。只是有些東西是需要時間來釋懷的,日子總是有晴有雨,歲月的悲歡與共,我不想知道往後的日子會如何,只想把此刻低沉的心情柔成潔白的雲朵,看它在藍天飄過……

在清簡如素的日子裏輕拾一份淡然,於心情的雲淡風清時採擷一份靜暖。摒棄浮華,走進秋葉靜美,在秋的清澈與明淨中沉澱自己,深深淺淺的歲月痕跡裏,走過了青蔥年華,經歷了人世滄海,不經意間染上了風霜,染上了世故。歲月的那一點五味雜陳,生活的那一些世情冷暖,忽然間便讓人懂得了隱忍,學會了從容。從稚嫩到成熟,從浮燥到平和,歲月或許會滄桑了青蔥容顏,卻也沉澱了人生底蘊。歲月若雲,從容地觀雲卷雲舒;心念如花,靜靜的在生命裏開放。

| 主页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