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4 (Tue) 16:09
誰該天生對你好


題記:沒有人天生就該對你好,每一個人的每一種好,都彌足珍貴。

剛從學校走入社會的時候,因工作的關系認識了一個行內的一個牛人,身處重要位置的她待我非常好。不僅工作方面願事無巨細手把手教,還如一個母親一樣偶爾關心我的生活。譬如說,在某個重要的日子,她送了我一套職業裙裝,很高檔。我一切都沒往心裏去,將一切認為理所當然;沒有太多感謝的表示,甚至有時還有所唐突。

直到數年後的某一天,我在一個左右為難的環境裏無緣無故受了大委屈,突然就想起那個母親一般的人,她曾經對我那樣好,眼淚刷地流下來。我立即跑到街上買了一張卡片,認認真真寫下了幾句話,寄給她說:多謝你曾像對待家人一樣對待少不更事的我,直到現在才明白那有多麼珍貴。卡片沒有回音,但我猜想她應該收到了。又過了一年,我因事去了一趟她家,一進門就看見那張色調明亮的卡片方方正正擱在客廳的電視機上。我心一動,盡管遲了些,這個善良的人總歸是收到了一份真切感恩。

一年年過去,我已不再是當年那個魯莽的家夥。此間經曆過許多事,說過很偏激很傷人的話,也與幾個很重要的朋友在人生的路口一一話別等等,一直到今天,實實在在的今天,心裏冒出了如題的牛欄牌奶粉那句話:沒有人天生就該對你好,每一個人的每一種好,都彌足珍貴。

從前也曾贊同過一種看似前衛的觀點,譬如說父母生孩子其實都帶有自己的私心,那就是希望孩子長大後會有所回報。一些“很有個性”的人由此提出,孝順不應該是一種責任,父母生養了孩子就有義務教養,至於孩子孝順與否則並非“必需”的事。初看到這種觀點,我一笑而過,亦覺有些許道理。今天不再這樣想,父母也不是天生就該對你好啊。這個世間還有一些不那麼稱職的父母也會有不那麼孝順的子女,他們都是一種人生殘缺的印照,卻不應該成為一種行為普遍化的理由。大恩不言謝,但心裏要知道,為了我們的順利成長,曾經有人付出很多很多。如果有機會,一定要在有生之年說出來:我知道,你對我的好。

對其他朋友、家人甚至陌生人,也要有適度的“知道”之心。好些年前曾經丟失過一個朋友,我們認識的時候各自有戀人,且彼此之間只有溫暖的坦白的友誼,因此自始至終都是坦率而純粹的朋友。由於心無遮攔,他給過我很多關懷,包括工作遇到問題時的鼓勵,以及失意時的細心寬慰。因為彼此的坦蕩,不久後他的女朋友也成了我的朋友。但在一個突然的場景裏發生了一件突然的事,由於我的疏忽引起誤會,又由於內心的驕傲不屑解釋,一個星期後彼此成為路人。此後聽別人說起他,不乏刻薄的評價。我裝作不熟,心裏卻知曉,我與他曾經明明白白證實過,男女之間可以有純粹的友誼,而那時的他多麼良善,恰如兄長。他對我曾那麼好,如海灘上的白沙一樣,一眼就可見到清潔細致的質地。可彼時不明白,沒有人欠我的,沒有人在誤會面前真的不需要解釋。此事讓我逐漸懂得要以合適的方式去珍惜朋友,要在誤會發生的時候委婉卻清晰地說出真相,要有一定的感恩之心,包容善待自己的人,這當然也包括身份稍稍有點敏感的異性普通朋友。

到廣州恰已十年,認識或忘記了許多善良的人。如今走在單位大院甚至是附近街上,都會遇到有人友善致意。有些人叫不出名字,彼此依然會微笑相對。那些點點滴滴的親切,早已模糊了身份,只記得那都是曾經對我好或者我曾經對他好的人。就像兩尾魚,在某處遇見過,在此處笑顏相對。如今明白,這些並不深刻的牛欄牌笑顏,都是來溫暖我們人生的。珍惜他們,應該如同植物珍惜陽光。

沒有哪一種發自內心的好,禁得起別人長時間的輕忽與淡漠消磨。在日常生活裏,在親情、友情、愛情中,均是如此。只不過有些人耐寒性強些,有些人弱些。別人對你的好,也許不僅僅因為你可愛,更可能因他的善良與包容,以及相逢在同一時空的緣分。美好的覺察與感恩的心,無論怎樣累積都不會溢出。這讓我們時刻在成長,聽見花開的聲音。

至於那些帶有些許挑剔甚至惡意的人,恰如某些“高人”所言,他們是來考驗我們的修養與定力的,附帶考驗我們的人生達到了哪種境界。對於本性不壞的人,亦可靠近,終有一天他(她)會以心底的純良一面待你;對於本心有殘缺的人,疏離也不失為一種選擇。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際遇與道路,誰也不能成為誰的拯救者。我們最終只能承受自己的人生。

| 主页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