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6 (Thu) 15:08
我們真的不小了。。。。

一直以來覺得自己思想挺成熟,做事考慮挺周全、挺理智,但是最近發現自己真的錯了,讀了一些書,看了一些為人處世之道,可還是會犯病,想想有時候自己的做法真的如新香港幼稚可笑,只需換個角度考慮問題就可以完全明白的道理,卻直往死角,進去也不知道真的該轉彎了,有些事情既然發生了又何必去計較誰對誰錯呢?爭個你輸我贏有何意思?談著是非,傷著感情。我們的年齡都不小了,做點成人該做的事情。

有些話聽過就應該隨風而過,有些事發生了就勇敢面對,不要去責怪他人,那些都是我們這個年齡不該做的。我們已經長大,不在需要別人來指點應該怎樣做人。懂得別人在談論是非應該遠離是非之地,懂得哪些事情可以做,哪些事情不可以做,即使自己受了再大的委屈,忍忍一切都會相安無事。

我們不再年輕,有愛的人,好好去愛、真心去愛,別等到錯過了才後悔,這一錯過,可能就錯過兩個人的一生。我們已經長大,別輕易牽手,也別輕易放手。如果可以,好好為你的所愛付出,那就認真的付出,別害怕付出,真愛是不需要去計較誰付出更多,有時候有付出的如新香港對象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我們不再年輕,人的一生誰沒有困難,真誠交幾個朋友,用心去對待,如果可以,就把朋友的事情當自己的事情來辦。我們不再年輕,沒有很多的時間讓我們去蹉跎歲月,如果你不可以去改變的事情,那就順其自然,不得不相信有些事情是冥冥之中早已註定的,你傷心難過、折磨自己,結果會改變嗎?你這是自私,你傷心難過,卻讓家人和你一起傷心難過。別再這樣的耗費青春了,一生真的不長。

好好對待自己,一生不長;好好對待身邊的人,下輩子不一定相遇。一個人時好好待自己,兩個人時好好待對方。我們都不再年輕,好好把握現在的時間,趁父母還健在好好孝順,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別都等過了才來哭泣;有愛人的如新香港好好去對待愛人,別等錯過了才來惋惜。為何可以不讓遺憾產生的時候去好好把握呢?

2014/06/18 (Wed) 11:43
任由東風吹去

當壞心情來的時候,沒有任何預兆。莫名其妙的不知從哪里而來。對於一個脆弱的人來說。只能聽之任之。有時候無力的躺在沙發上,有時候寫下那些感傷的文字,有時候對著一些人就說起嗆人的話來。可是我是一個柔情的人,至女傭少在外面很少和人正面起衝突。有時候他們說的話外話。很想回敬。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始終沒有說出口。

就比如說前一日。一位同事聊起董卿,她說蠻喜歡她的。我正在旁邊看莫泊桑的短篇小說集。無意識的說了一句。“董卿呀。是晚會的那個人嗎”。她說“是”。我隨口就說了一聲,“不是太喜歡她”。然後她一臉不高興的植髮失敗說“又沒人叫你喜歡她”.聽完這句話,很想對她說,是沒人叫我喜歡她,發表一下意見怎麼了,說不喜歡她就錯了嗎,每個公民都有言論自由。怎麼那麼主貴,說都不讓說。一個人在世,有人喜歡是正常的,有人不喜歡同樣也是正常的。按照你的思維,全世界的人非的都喜歡她麼?”她完全可以在我發表意見說不是太喜歡她的時候說句,她還好啊。那樣不什麼事也沒有麼?

有時候我很無賴。在外面受了一些委屈,就在家沖繩結婚裏發洩。想想真是太不應該了。每個人也都會有心情不好的時候,應該學會控制自己的脾性。心態。學會控制是真的不太容易啊。也許聖人遇到“無理”的人相信也還會是無可奈何。但是總有辦法控制脾性、和心態。

說起聖人,腦海邊自然而然的浮出了一幕幕文字:一天清晨,孔子的學生正在打掃庭院。有一個人身穿綠色的長衫。進來找孔子理論。沒有找到孔子,就和學生理論起來,論點是一年有幾個季節。學生說是4個。來客說是3個,兩個人爭論不休。最後孔子進來問明原委說是3個季節。來客滿意點點頭走了。事後學生不明問孔子。孔子說此人身穿綠色長衫,分明就是蚱蜢的顏色,蚱蜢只經歷春、夏、秋這3個季節。而到冬天搬寫字樓就消亡了。如果和他理論就是一年也爭論不出個結果啊。一個持有正確理論的人面對無理的人的爭論。不是堅持,而是妥協。可是這種妥協非一般人所能達到。所能忍受的。時常想想,在我們身邊不也有這樣或者那樣理論的論點麼?在遇到爭執不下論點可以借助第三個人或者是轉移話題。私下找找資料。而並不是兩個人在此喋喋不休。

雖然有時候常讀菜根譚還有勵志類書籍。心情好的時候,總是會想著我就是一片汪洋大海,包容著萬物。她們就像一個個頑劣的孩子,隨便愛怎麼鬧怎麼鬧吧。可是真當壞心情來到身邊時,卻束手無策。平時看的書就全拋在大西洋裏了。無跡可追尋了。夜,一個人孤獨徘徊,只能在心底訴說我的無奈。

2014/06/05 (Thu) 11:55
彩色就是你的顏色

我像往常一樣,一個人從宿舍到單位,邊走邊看,看著柳樹一天比一天綠了,路邊的花也開了,河裏也有鴨子在戲水了,真是春意盎然。遠眺鳥巢、玲瓏塔在陽光的照射下覺的真美,駐足停留拍幾張美景,總是希望美好的東西在自己的印象裏定格,也希望美好的一切能瑪花跟朋友一起分享。到了辦公室,還早,離上班時間還有半個小時,打開電腦,掛上QQ,拿出手機,連上Wi-Fi,看看朋友圈有什麼新的近況,同時自己也更新下動態,曬幾張美景,分享幾個鏈接,呵呵!這放佛跟吃飯一樣已經是我生活的一部分,除了休息日每天這個程式。突然看到他的頭像變了,變成了一個帥小夥穿條迷彩褲,我喜歡迷彩色,因為迷彩色是他的顏色……

記得我們那次是一起在一家小飯館吃飯,剛進店走進桌旁拉植髮失敗凳子準備坐下,他說等一下,迅速把自己穿著的迷彩服外套脫下來,說:“給你墊凳子上,當坐墊,免得凳子涼。”我心裏突然震了一下,覺的我面前的這個男人真細心,我說我沒那麼嬌氣的,沒關係,不用了。其實自己心裏美美的,覺的自己沒看錯,我要找的不就是這麼知冷知熱的人嗎?

那年夏天我們一起回家看他父母,叔叔阿姨很熱情的接植髮失敗待我,一家人還帶我去了黃河邊,生平第一次親臨黃河就是跟他和他的家人,記得那天很熱,我穿短袖短褲,阿姨讓我多穿點,說黃河邊冷,我說沒事也沒換褲子,心想大夏天能冷成什麼樣,他卻穿上了他的迷彩服,我猜可能是因為騎摩托車怕冷吧。一路上我們很高興,到達黃河邊確實很冷,冷的我腿、胳膊都起雞皮疙瘩,他又把他的迷彩服脫下來給我綁在了腰間,說這下好了,衣服可以給你當褲子穿了,當時自己幸福的只是笑了笑,心裏想我沒看走眼,有他真好,原來他穿這麼厚的衣服就是為了這一刻給我改裝成褲子,感動。在那個吳王古渡旁,黃河浮橋上綁著那件迷彩服我們留下了很多開心的瞬間。

轉眼我們準備回北京,因為暑假的原因,火車票沒買到,買了兩僱傭中心張長途汽車票,需要睡一個晚上次日才能到北京。上車前他從行李箱裏又拿出了他那件迷彩服,我問臥鋪車上應該有蓋的毯子的,拿迷彩服幹嘛?他說,冷的時候蓋。雖然是7月的夏天,夜幕降臨的時候,他又將他的迷彩服拿過來蓋在了我的腳上,說夜裏會涼,把衣服蓋上。我說你呢,他只是笑笑說,我身體強壯不怕冷,沒事。我當時心裏很暖,很感動,覺的他怎麼可以這麼細心,怎麼可以對自己這麼苛刻,而對我照顧的這麼細微,幸福。隨著愛的暖流在長途汽車的顛簸中我睡著了。

常常想,我要找一個很愛很愛自己的人,就像那時的他,細心、耐心、總是一副玩世不恭、嬉皮笑臉的樣子,那時聚少離多,卻讓人踏實、安全、讓人對未來充滿希望。如今那個他,雖然已經漸行漸遠,但我相信只要愛你的人,都會像他一樣細心、耐心、懂你、愛你!期待,不遠的那天一定會有一個“迷彩色”的他陪伴在自己身邊!!!

2014/05/20 (Tue) 16:50
無法隨君去,只能留君意


花落眉間,點烙心間。揮散不去,並不是外傭(Maid Agency)初見的怦然動心,只是深居閨房久久耐不住的念想。昔日女子習字是尷尬的,總是為了相夫教子,讀書可以有,但不可以太多,不可以是讓才識掩沒自已的柔情,更不給將自己的情意飄出深閨,盛開了長廊之外的紅杏。女子啊女子,美貌中終究是不會永遠伴著你,而你的心一旦給了夫君,此生便只有君一人,不管是身還是心。

是何時愛上了胭脂香,又是何時為君瑪花繡鴛鴦。我記得你與他在長安街上的初見,他並非是你父親眼裏的如意夫婿,你只是在回頭的刹那,與他有了幾秒眼神的交集。眉清目秀的青年,腰間環著白色的絲帶,只是沒有傾城的玉佩。沒有笑容,倒也沒有陌生感的嚴肅,你天真將之認為親切感,只是那一對視的瞬間,你的臉突然紅了起來。身居閨中,除了父母雙親還有熟識的僕人,你的身邊從未出現過閑雜人等。少年只是端莊的站在賣胭脂的老父親身後,老父親眼裏滿溢的細膩柔情是你父植髮失敗親從未有過的。你輕輕地湊到母親耳邊,緩緩地道了一句:“母親,可否置一胭脂。”那日的你,頭也沒回。

你哪里會料得到,之後的長安街依舊喧囂,可以速配(Matching)是你卻再也尋不見他的身影。點上花烙,塗上胭脂,微紅雙唇,你可知你是如此的傾國傾城。深閨之中,少年在你腦海中,怎麼都除不去影跡。

2014/05/12 (Mon) 11:04
一樹一樹的花開


火紅的,紫紅的,粉紅的,枝頭的綠意搭配成冷暖的色彩基調,這就是給人擁抱熱烈卻不忘幾分醉意和清醒的調侃。花兒,有惹人喜愛的熱瑪花纖體有效嗎鬧的場面,風莎莎響,拉起了一幅幅畫卷。就這些可愛的朵兒,花影翩翩點綴了生息,交替了四季的變幻,看日落,望日出,走過歲月的痕跡,知道了變換了季節,指尖也習慣了敲擊,也喜歡了寧靜。

斜陽影長依高樓,拖著紅色暈圈散開了最後的美麗綻放時,夜慢慢地來了,說著悄悄話帶來另一個世界的熱鬧。靜坐,不算打坐念植髮失敗禪語,只是喜歡一份安靜,讓心情能夠澄清的片刻。有容乃大,有空乃實,喜歡上了學倒杯子樣的哲學。打開筆記本,播放一段喜歡的曲子,經典老歌,設置成單曲迴圈,流覽一番最新的圖書館網頁,奇妙啊,琳琅滿目,寫滿精彩,才知道生命的對話如此精彩。

說文人的清高,成就了心如蓮,仙道風開眼頭骨,閑雲野鶴的瀟灑,也成就了廟堂之高的竹之氣節,對酒當歌的豪情壯志。根植在傳統文化中特有基因,讓人想起儒雅和道玄的掙扎,一種心聲。原來生命的精彩是一場曆練,也是一種力量的助長。

漸漸地,當一個人熟悉了花影,燈影,指影,就親吻了書香。一份驚喜,夜深了,一輪圓月,交變成一彎新月,月華如水,如紗籠罩了。此刻,聽,細聽,是蛙聲,那是路邊池塘裏的小蝌蚪長大了,端坐在碧綠的荷葉上,咯咯地,呱呱地,一聲,兩聲,打著節奏,它們是花背、鼓眼、大嘴,墨蹟劃過了水影。萌發了一池碧,迂回了嘻嘻、唧唧的聲音,草叢中還有蟲子的鳴叫。觸摸過的蹤跡,一份熟悉的欣喜,短暫,也尋常。

| 主页 |

 主页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