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31 (Thu) 11:32
寫給幸福

3113.jpg
【翠鳥】
夏日午後,一只小翠鳥飛進了我的庭園,停在玫瑰花樹上。我正在園裏拔除雜草,因為有棵夜百合花擋在前面,所以小翠鳥沒看見我,就放心大膽地啄食起那些玫瑰枝上剛剛長出的葉芽來了。我被那一身碧綠光潔的羽毛震懾住了,屏息躲在樹後,心裏面輕輕地向小鳥說:”小翠鳥啊,請你盡量吃吧。只求你能多停留一會兒,只求你不要太快飛走。”原來在片刻之前還是我最珍惜的那幾棵玫瑰花樹,現在已經變得毫不重要了。只因為,嫩芽以後還能再生長,而這只小翠鳥也許一生中只會飛來我的庭園一次。面對起這一種絕對的air conditioner cleaning美麗,我實在無力抗拒,我願意獻出我的一切來換得它片刻的停留。對你,我也一直是如此。

【喜鵲】
在素描教室上課的時候,我者見兩只黑色的大鳥從窗前飛掠而過。
我問學生那是什麼?他們回答我說:“那不就是我們學校裏的喜鵲嗎?”素描教室在美術館的三樓,周圍有好幾棵高大的尤加利和木麻黃,茂密的枝葉裏藏著很多鳥雀,那幾只喜鵲也住在上面。有好幾年了,它們一直把我們的校園當成了自己的家。除了在高高的樹梢上鳴叫飛旋之外,下雨天的時候,常會看見它們成雙成對地在鋪著綠草的田徑場上慢步走著。好大的黑鳥,翅膀上鑲著白色的邊,走在地上腳步蹣跚、遠遠看去,竟然有點像是鴨子。

有一陣子,學校想重新規劃校園,那些種了三十年的木麻黃與尤加利都在砍除之列。校工在每一課要砍掉的樹幹上都用粉筆畫了記號。站在校園裏,我像進入了阿裏巴巴的童話之中,發現每一棵美麗的樹上都被畫上了印記,心裏惶急無比,頭一個問題就是:“把這些樹都砍掉了的奶粉牌子話,要讓喜鵲以後住在那裏?”幸好,計劃並沒有付諸實現,大家最後都同意,要把這些大樹盡量保留起來。

因此,在建造美術館的時侯,所有沿牆的大樹都被小心翼翼地留了下來,三層的大樓蓋好之後,我們才能和所有的雀鳥們一起分享那些樹梢上的陽光和雨露。上課的時候,窗外的喜鵲不斷展翅飛旋,窗內的師生彼此交換著會心的微笑。原來雀鳥的要求並不高,只要我們肯留下幾棵樹,只要我們不去給它們以無謂的驚擾,美麗的雀鳥就會安心地停留下來,停留在我們的身邊。而你呢?你也是這樣的嗎?

【獨木】
喜歡坐火車,喜歡一站一站的慢慢南下或者北上,喜歡在旅途中間的我。只因為,在旅途的中間,我就可以不屬於起點或者終點,不屬於任何地方和任何人,在這個單獨的時刻裏,我只需要屬於我自己就夠了。所有該盡的義務,該背負的責任,所有該去爭奪或是退讓的事物,所有人世間的牽牽絆絆都被隔在鐵軌的兩端,而我,在車廂裏的我是無所欲求的。在那個時刻裏,我唯一要做也唯一可做的事,只是安靜地坐在窗邊,觀看著窗外景物的baby milk powder Hong Kong交換而已。

窗外景物不斷在變換,山巒與河穀綿延而過,我看見在那些成林的樹叢裏,每一棵樹都長得又細又長,為了爭取陽光,它們用盡一切委婉的方法來生長。走過一大片稻田,在田野的中間,我也看見了一棵孤獨的樹,因為孤獨,所以能恣意地伸展著枝葉,長得像一把又大又粗又圓的傘。在現實生活裏,我知道,我應該學習遷就與忍讓,就像那些密林中的樹木一樣。可是,在心靈的原野上,請讓我,讓我能長成為一棵廣受日照的大樹。我也知道,在這之前,我必須先要學習獨立,在心靈最深處,學習著不向任何人尋求依附。

【白帆】
可是,我如何能做到呢?如何能不尋求依附?在我的心裏,不是一直有著你嗎?你是一艘小小的張著白帆的船,停泊在我心中一個永不改變的港灣。我對你永遠有著一份期待和盼望。在年輕的時候,在那些充滿了陽光的長長的下午,我無所事事,也無所怕懼,只因為我知道,在我的生命裏,有一種永遠的等待。挫折會來,也會過去,熱淚會流下,也會收起,沒有什麼可以讓我氣餒的,因為,我有著長長的一生,而你,你一定會來。

今天,陽光仍在,我已走到中途。在曲折顛沛的道路上,我一直沒有歇息,只敢偶爾停頓一下,想你,尋你,等你。霧從我身後輕輕湧來,目光淡去,想你也許會來,也許不會,開始害怕了。也開始對一切美麗的事物憐愛珍惜。不管是對一只小小的翠鳥,或是對那結伴飛旋的喜鵲;不管是對著一顆年輕喜樂的心,或是對著一棵亭亭如華蓋的樹;我總會認真地在那裏面尋你,想你也許會在,怕你也許已經來過了,而我沒有察覺。

日子在盼望與等待中過去,總覺得你好像已經來過了又好像始終還沒有來,你到底在什麼地方呢?你到底是一種什麼模樣呢?總有一天,我也會像所有的人一樣老去的吧?總有一天,我此刻還柔軟光潔的發絲也會全部轉成銀白,總有一天,我會面對著一種無法轉寰的絕境與盡頭;而在那個時候,能讓我含著淚微笑地想起的的,大概也就只有你只是你了吧?還有那一艘我從來不曾真正靠近過的,那小小的張著白帆的船

2013/01/24 (Thu) 14:21
等的滋味

2405.jpg
人生有許多時光是在等中度過的。有千百種等,等有千百種滋味。等的滋味,最是一言難盡。我不喜歡一切等。無論所等的是好事,壞事,好壞未卜之事,不好不壞之事,等總是無可奈何的。等的時候,一顆心懸著,這滋味不好受。

就算等的是幸福吧,等本身卻說不上幸福。想像中的幸福愈誘人,等的時光愈難捱。例如,"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自是一件美事,可是,性急的情人大約都像《西廂記》裡那一對兒,"自從那日初時,想月華,捱一刻似一夏。"只恨柳梢日輪下得遲,月影上得慢。第一次幽會,張生等鶯鶯,忽而倚門翹望,忽而臥床哀嘆,心中無端猜度佳人??來也不來,一會兒怨,一會兒諒,那副神不守舍的模樣委實慘不忍睹。我相信鶯鶯就不至於這麼慘。幽會前等的一方要比赴的一方更受煎熬,就像惜別後留的一方要比走的一方更覺淒涼一樣。那赴的走的多少是主動的,這等的留的卻完全是被動的。赴的未到,等的人面對的是靜止的時間。走的去了,留的人面對的是空虛的空間。等的可怕,在於等的人對於所等的事完全不能支配,對於其他的事又完全沒有心思,因而被迫處在無所事事的狀態。有所期待使人興奮,無所事事又使人無聊,等便是混合了興奮和無聊的一種心境。隨著等的實況分析﹕月供中國股票基金如何跑贏大市時間延長,興奮轉成疲勞,無聊的心境就會佔據優勢。如果佳人始終不來,才子只要不是愁得竟吊死在那棵柳樹上,恐怕就只有在月下伸懶腰打??呵欠的份了。

人等好事嫌姍姍來遲,等壞事同樣也缺乏耐心。沒有谁愿意等壞事,壞事而要等,是因為在劫難逃,實出於不得已。不過,既然在劫難逃,一般人的心理便是寧肯早點了結,不願無謂拖延。假如我們所愛的一位親人患了必死之症,我們當然懼怕那結局的到來。可是,再大的恐懼也不能消除久等的無聊。在《戰爭與和平》中,娜塔莎一邊守護著彌留之際的安德列,一邊在編一隻襪子。她愛安德列勝於世上的一切,但她仍然不能除了等心上人死之外什麼事也不做。一個人在等自己的死時會不會無聊呢?這大約首先要看有無足夠的精力。比較恰當的例子是死刑犯,我揣摩他們只要離刑期還有一段日子,就不可能一門心思只想著那顆致命的子彈。恐懼如同一切強烈的拼音情緒一樣難以持久,久了會麻痺,會出現間歇。一旦試圖做點什麼事填充這間歇,陣痛般發作的恐懼又會起來破壞任何積極的念頭。一事不做地坐等一個注定的災難發生,這種等實在荒謬,與之相比,災難本身反倒顯得比較好忍受一些了。

無論等好事還是等壞事,所等的那個結果是明確的。如果所等的結果對於我們關係重大,但吉凶未卜,則又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這時我們宛如等候判決,心中焦慮不安。焦慮實際上是由彼此對立的情緒糾結而成,其中既有對好結果的盼望,又有對壞結果的憂懼。一顆心不僅懸在半空,而且七上八下,大受顛簸之苦。說來可憐,我們自幼及長,從做學生時的大小考試,到畢業後的就業、定級、升遷、出洋等等,一生中不知要過多少關口,等候判決的滋味真沒有少嘗。當然,一個人如果有足夠的悟性,就遲早會看淡浮世功名,不再把自己放在這個等候判決的位置上。但是,若非修煉到類似涅的境界,恐怕就總有一些事情的結局是我們不能無動於衷的。此刻某機關正在研究給不給我加薪,我可以一哂置之。此刻某醫院正在給我的妻子動剖腹產手術,我還能這麼豁達嗎?到產科手術室門外去看看等候在那裡的丈夫們的冷峻臉色,我們就知道等候命運判決是多麼令人心焦的經歷了。在人生的道路上,我們難免會走到某幾扇陌生的門前等候開啟,那心情便接近於等在產科手術室門前的丈夫們的讓您生意頂讓心情。

不過,我們一生中最經常等候的地方不是門前,而是窗前。那是一些非常窄小的小窗口,有形的或無形的,分佈於商店、銀行、車站、醫院等與生計有關的場所,以及辦理種種煩瑣手續的機關衙門。我們為了生存,不得不耐著性子,排著隊,緩慢地向它們挪動,然後屈辱地側轉頭顱,以便能夠把我們的視線、手和手中的鈔票或申請遞進那個窄洞裡,又摸索著取出我們所需要的票據文件等等。這類小窗口常常無緣無故關閉,好在我們的忍耐力磨煉得非常發達,已經習慣於默默地無止境地等待了。

等在命運之門前面,等的是生死存亡,其心情是焦慮,但不乏悲壯感。等在生計之窗前面,等的是柴米油鹽,其心情是煩躁,摻和著屈辱感。前一種等,因為結局事關重大,不易感到無聊。然而,如果我們的Phonics悟性足以平息焦慮,那麼,在超脫中會體味一種看破人生的大無聊。後一種等,因為對象平凡瑣碎,極易感到無聊,但往往是一種習以為常的小無聊。

說起等的無聊,恐怕沒有比逆旅中的迫不得已的羈留更甚的了。所謂旅人之愁,除離愁、鄉愁外,更多的成分是百無聊賴的閒愁。譬如,由於交通中斷,不期然被耽擱在旅途某個荒村野店,通車無期,舉目無親,此情此境中的煩悶真是難以形容。但是,若把人生比作-逆旅,我們便會發現,途中耽擱實在是人生的尋常遭際。我們向理想生活進發,因了種種必然的限制和偶然的變故,或早或遲在途中某一個點上停了下來。我們相信這是暫時的,總在等著重新上路,希望有一天能過自己真正想過的生活,殊不料就在這個點上永遠停住了。有些人漸漸變得實際,心安理得地在這個點上安排自己的生活。有些人仍然等啊等,歲月無情,到頭來悲嘆自己被耽誤了一輩子。

那麼,倘若生活中沒有等,又怎麼樣呢?在說了等這麼多壞話之後,我忽然想起等的種種好處,不禁為我的忘恩負義汗顏。

我曾經在一個農場生活了一年半。那是湖中的一個孤島,四周只見茫茫湖水,不見人煙。我們在島上種水稻,過著極其單調的生活。使我終於忍受住這單調生活的正是等--等信。每天我是懷著怎樣殷切的心情等送信人到來的時刻呵,我彷佛就是為這個時刻活著的,儘管等常常落空,但是等本身就為一天的生活提供了色彩和意義。

我曾經在一間地下室裡住了好幾年。日復一日,只有我一個人。當我伏案讀書寫作的時候,我不由自主地在等--等敲門聲。我期待我的同類訪問我,這期待使我感到我還生活在人間,地面上的陽光也有我一份。我不怕讀書寫作被打斷,因為無需來訪者,極度的寂寞早已把它們打斷一次又一次了。

不管等多麼需要耐心,人生中還是有許多值得等的事情的辦公室傢俱:等冬夜裡情人由遠及近的腳步聲,等載著久別好友的列車緩緩進站,等第一個孩子出生,等孩子咿呀學語偶然喊出一聲爸爸後再喊第二第三聲,等第一部作品發表,等作品發表後讀者的反響和共鳴……

可以沒有愛情,但如果沒有對愛情的憧憬,哪裡還有青春?可以沒有理解,但如果沒有對理解的期待,哪裡還有創造?可以沒有所等的一切,但如果沒有等,哪裡還有人生?活著總得等待什麼,哪怕是等待戈多。有人問貝克特,戈多究竟代表什麼,他回答道:"我要是知道,早在劇中說出來了。"事實上,我們一生都在等待自己也不知道的什麼,生活就在這等待中展開並且獲得了理由。等的滋味不免無聊,然而,一無所等的生活更加無聊。不,一無所等是不可能的。即使在一無所等的時候,我們還是在等,等那個有所等的時刻到來。一個人到了連這樣的等也沒有的??地步,就非自殺不可。所以,始終不出場的戈多先生實在是人生舞台的主角,沒有他,人生這場戲是演不下去的。

人生惟一有把握不會落空的等是等那必然到來的死。但是,人人都似乎忘了這一點而在等著別的什麼,甚至死到臨頭仍執迷不悟。我對這種情形感到悲哀又感到滿意。

2013/01/21 (Mon) 12:24
安全感是一種感覺

2108.jpg
總有姑娘對我說:你給不了我安全感,對不起。


她說的時候很最好用面膜真誠。

聽得多了,“安全感”三個字在我脆弱的心裡留下了厚重的陰影,遮心蔽肺,以至於看到安全??帽、安全帶、安全套之類的時候,我的心也會很憂鬱。

我曾很真誠地問姑??娘:什麼是安全感?

姑娘說:安全感是一種感覺,我說不清,反正你給不了我這種感覺。

於是我絕望了,絕望不是因為不知道什麼是安全感,而是因為我根本不相信兩個人是因為安全感相愛。

有一句歌詞寫得很好——“流浪是一種天生的本領”。

也許有的人注定一生漂泊,這並不特別,只是各種人生的一種。

我有顆流浪的心,總妄想有一天去放浪天涯。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每念及此常常把自己感動得要哭,可悲劇的是,第二天照樣乖乖地早起去上班婚宴紅酒

我在屋子破敗的牆上貼了張地圖,每天我都要深情地看著它,溫柔地撫摸它,在自己想去的地方畫一個漂亮的圈。

終於有一天,我看著它,下了一個重要的決定——我要去。 。 。 。 。買張新地圖,因為畫的圈太多已經看不出它原來的摸樣。

還有句歌詞寫得很好——“流浪的人沒奢侈的愛情”,因為沒有“安全感”。

那個能陪你去撒哈拉的叫三毛的姑娘已經不在了,現在的姑娘只會說“你這樣會讓我很沒安全感”,還會說“撒哈拉紫外線太強,會曬黑的”。 。 。

我也想寫句歌詞——“失敗的人沒流浪的奢望”,因為流浪只會讓失敗的人更失敗,沒吃沒喝沒幻想。

我終究是個失敗的人,我依然要尋找我的安全感以及一個需要安全感的姑娘。我考慮換個工作,也許到故宮當保安應該會有不錯的安全感。


我不怕失敗,已經習慣了,我怕的是:有一天當我老無所依,依然沒找到安全感,而我的那張老地圖依然畫了很多漂亮的圈。

2013/01/03 (Thu) 14:22
漂泊路上,苦樂相伴

0327.jpg
作為一名鐵路建設者,工作性質決定了我們只能像水中的浮萍一樣四處為家,或者在深山老林裡修隧道,或者在人煙稀少的田野裡修鐵路,亦或者在繁華的城市裡修地鐵,在別人眼裡我們很神秘,很冷酷,好像與社會格格不入,幾座帳篷是一個家,幾幢活動板房也是一個家,只是這裡面的快樂和痛苦只有我們知道卜維廉中學經濟與公共事務科

第一站,陝西滬漢榮通道項目

來到這裡時值如火八月,我們從陝西省白河縣,到冷水鎮,再到藍灘村再爬到一座山的半山腰,才算找到“下榻”的工區,路上雖然青山綠水,人煙卻越來越稀少,觸目所及的是崎嶇盤旋的山路和巍峨聳立的大山,偶爾能瞥見一兩戶人家的屋脊在叢林深處躲躲閃閃。繼而還是被大片的綠色取代。

這裡是真正的與世隔絕,觸目所及的除了山還是山,偶爾瞥見一兩家磚房散落其間,空閒了尋上去才發現已經人去屋空,雜草叢生,木樑瓦楞已成鳥兒的天堂。

居住的房子是在自己開闢的平地上建起的磚房,宿舍,廚房,辦公室,浴室一排排的立在那裡,新刷的塗料像烈日下站軍姿的軍人躺下的汗水,淋淋漓漓。看上去又像剛從染缸裡撈起的染布,掛在竹竿上濕濕答答的。

還好這片建在山上的小屋也不是很寂寞,開門就能見到成片的綠樹,開窗就能聽見鳥雀的吱喳。春天打開窗戶就可以看見那對面的群山像在進行服裝表演的模特兒,一套套換著衣服,一會是綠油油的拖地長裙,不久就變成了婉約碎花的旗袍。夏天還可以去沒過腳踝的小溪里乘涼,看那些調皮的魚兒在清澈的溪水里咬我們的腳丫。秋天還能浪漫的在散滿落葉的林間小路上散步,風一吹,飄飄悠悠的落葉就成??了翩躚的蝴蝶。冬天還能在封閉的窗戶前看風雪如何潔淨世界去黑頭

辦公室既是娛樂室也是辦公區,一台老式電腦沒有網線,只能作做資料,打打文件,空閒時還能打打單機遊戲,只是需要排隊,需要時間限制,因為後面有好幾個人等著玩呢。一台電視成了我們了解外界的唯一途徑,只是按不了有線,只能用大鍋接收衛星信號,因此男生喜歡看的CCTV5根本收不到,反而能收到一大堆亂七八糟我們聽不懂的國外台。不想看了,幾個人打打升級,鬥斗地主也算是一種娛樂。

夏天又悶熱又潮濕,一隻只吊扇在宿舍的房頂上打轉,扇出的風也是熱風,困極了只好在電風扇的吱吱呀呀裡做夢,最可怕的是那些叫做小墨子的小飛蟲,無孔不入,比蚊子更厲害,沒有翅膀的嗡嗡聲,就那麼出其不意的偷襲你的胳膊,小腿,耳朵,臉頰,叫你防不勝防,在你感覺癢了,才發現身上裸露的部位都佈滿了小紅包,那癢意彷彿長了腿,在小紅包上跳來跳去,這邊撓一下,那邊撓一下,一會全身都佈滿了手指撓過的紅痕。看上去觸目驚心。

冬天又冷的磨人,明明滿地的草還鬱鬱蔥蔥,野花還在頑強的開放,可是穿上羽絨服還凍得瑟瑟發抖,那個小功率的電暖氣,雖然有著好聽的名字小太陽,可是卻給不了我們太陽的溫暖,我們只好插上電熱毯,把所有的被子大衣一層層的蓋上,還要穿上一件厚厚的睡衣,才不至於那麼冷了。

冬天因為太冷,工地上養的那隻叫貝貝的狼狗也會尋個暖和的地方窩起來,第二天你會發現浴室門口生爐子的地方都是他留下的痕跡,或是一攤尿跡,或是幾堆狗屎,你只好不厭其煩的一次次打掃乾淨。在這離鄉背井相互依靠的環境裡,我們對於狗狗的種種“無禮”行為也是很包容的trainee

在異鄉他地的天空下,我們只有樂觀堅強的去尋找快樂,去發現深藏在大山深處的美麗,去努力發掘我們這個圈子裡的溫情,就不會寂寞空虛,也不會心生厭倦。

第二站,廣珠貨運項目

廣州,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可望不可及的城市,習慣了北方的四季分明,從沒想過自己還可以體會南方城市的四季如春。

來到廣東省江門市的隧道工區是農曆的2月,在北方還是雪花飛舞,冰天雪地的季節,而這裡舉目四望尋不得半點冬天的影子,只見鮮花怒放,綠樹成蔭。而我們也一下子從零下幾度的冬天穿越到了零上幾度的春天。

這裡的春天來的早,夏天也來得快,還沒享受夠春天的微風拂面,夏天的大汗淋漓就突然而至了。好像沒有緩衝沒有過度,就像一個初學滑旱冰的孩子沒有剎住腳步一下子衝進游泳池。一抬手,一低頭就是一個水淋淋歐芝兒的夏天。

這裡的夏天確實熱,整個人就像坐在一個蒸籠裡,連喘氣都憋得慌,坐在辦公室裡提起筆寫寫字都是一身汗,去隧道測量放線的同事一個來回就像水里撈起的,衣服被汗水濕透,拎起來能擰出半盆水。

在廣州白天是沒法出門的,那太陽熱氣視乎要把你整個人都烤乾,只有等到天黑了,暑氣降下來了,才可以出來溜達溜達。

還好我們居住的環境是個有院牆有大門的四合院,雖然是活動板房,但是裡面都安了空調。調到二十五六度,走進去也是涼爽愜意的感覺。離我們工區不遠處還有一個小型的村落,裡面有小賣店,小餐館,小市場。夏日的晚上下了班,一夥人結伴而行,吃吃燒烤,喝喝啤酒,順便帶回一兩斤蘋果,桔子,甘蔗也是不錯的選擇。

由於離市內太遠,一般我們也不怎麼去逛商場,就那麼幾個人在辦公室裡上上網,看看電影,或者去活動室打打乒乓球,業餘時間也就這樣過去了。

芒果是我愛吃的水果,在北方這算的上貴族水果,個人水果店老闆很少賣,只有到大型超市才能見到他的身影,一個個油光水滑的套著綿軟的網格套。一看就知道價格不菲。而在江門我可算是過了芒果癮,各種品種,各種樣子,大的,小的應用盡有,而且價錢合理,幾元一斤到幾毛一斤的都有搬琴

香蕉這裡遍地都是,在我們工區附近就一片香蕉林,到了成熟季節,青黃相間的香蕉掛滿了林子,煞是壯觀。

還有那楊貴妃愛吃的荔枝,在北方吃到的都是用冰水冰鎮的放了好幾天的不新鮮的荔枝,荔枝一日色變,二日香變,從南方運到北方更是色香味盡變。全然吃不到新鮮荔枝的香味。而在廣州荔枝成熟的季節,超市裡,小賣店裡,街邊地頭到處都有賣的,而且大多都是小核兒的新鮮荔枝,剝開殼,瓣肉瑩白如冰雪,漿液甘甜如醴酪,吃起來還有一股清香,一頓荔枝吃下來,頓生“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的想法。

其實我挺喜歡這個美麗的城市的,這裡一年四季都綠樹成蔭,鮮花爛漫。每年還有那麼一段時間的連綿雨季,雪是見不到半片的。即使到了寒冬臘月,樹上還是花開並蒂,偶爾還會雨珠如注,溫度很少能達到零下,也不必穿那些臃腫的棉衣。一身保暖,加一個厚實的外套,輕輕巧巧就過冬了。

第三站,青島地鐵項目

作為鐵路建設者,能在城市裡修地鐵也是一種享受,不用再忍受深山老林裡的寂寞和孤獨,可以在萬家燈火的繁華里融入社會的喧囂。找回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感覺。

青島,一個最適合人居住的城市,一個美麗的,潮濕的濱海城市。作為一個山東人,這座美麗的城市也是我30年來因為工作的需要第一次踏足。

初來這裡還是冰冷的三月,寒冷潮濕是給我的第一感覺。總想把自己裹進厚厚的棉衣裡抵禦嚴寒。

青島算是北方到南方的過度,受海洋氣候的影響,這裡的氣候不是很穩定。今天還零下幾度,飄著雪花,明天就零上幾度下起了下雨。

我們的項目在四方區長沙路建材市場附近,五幢2層的活動樓房圈起一個讓城市人好奇的天空。空調,網線的設施也讓我們找到了白領在辦公樓裡上班的感覺。

深山老林裡一身工作服是主打,面對一群沒有生命的大山,穿的再花紅柳綠也是對牛彈琴。因此我們大多時候都是清一色的藍色工作服。如今城市的喧鬧和時尚也叫我們有了逛街的衝動,趕上商場打折處理也會拎回一件件色彩飛揚的衣裙,畢竟我們也有對美的追求。

趕上閒散的周六週日也會做十來分鐘的公交車,去海邊吹吹風,去中山公園看看櫻花,去金沙灘遊游泳。

這裡的海鮮也是物美價廉的,雖然鮑魚魚翅海參這些貴族海鮮不在我們平民餐桌上,但是蛤喇,海蠣子,鮁魚,皮皮蝦,螃蟹還是可以隨著時令吃個新鮮。

在城市施工難免會對周圍環境造成一些困擾,在車水馬龍的地段施工,也許突然的砲聲會造成你腳步的蹣跚,偶爾一兩顆小石子的飛濺會引起你車輛的尖叫,只希望你能秉著都為青島做貢獻的原則寬容一些,大度一些。

也希望居住在我們工區周圍的居民對我們多一些包容和諒解。我們也是一群平凡的人,也有喜怒哀樂,也有七情六欲,你們以你們的方式維持著青島的繁榮,我們以我們的方式建設著青島的未來。

作為鐵路建設者我們沒有傳統意義上的節假日,也沒有回家就能見到父母孩子的溫情,因工作需要而頻繁的輾轉每個城市之間已成家常便飯,有時候也會心生抱怨,別人在享受家庭團圓,假日快樂的時候,我們還在異鄉漂泊,一年一次的回家時間還在路上耽誤不少,與家人聚少離多的生活疏離了親情的溫暖,深山老林的寂寥生活也已與社會脫節,身體也在日復一日的工作中鏽蝕,但是我們不後悔,看到那一座座橋樑,一道道鐵路貫通每個城市的交通,我們是自豪的,是滿足的。

我們習慣了漂泊,習慣了四處為家,習慣了從這個城市的繁華突然轉入另一個山區的寂寥,我們就像一隻只蝸牛,蝸牛背的是房子,而我們背的是愛和責任。是對祖國大好河山的熱愛,是對祖國未來發展的責任。
...

| 主页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