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25 (Mon) 13:02
塔峰插漢

2568.jpg
不管從陸路還是從水路從南往北進入東安縣紫溪市鎮,都會在鎮東側紫水河畔緊靠湘桂鐵路旁邊,看見一座曆經300年風雨依然保存完好的寶塔——吳公塔。

吳公塔建於乾隆庚午(1750)年5月,1983年被列為縣級文物保護單位,2002年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據清光緒《東安縣志》載:“知縣吳德潤與荊道乾先後造浮屠”。塔為七層樓閣式磚石結構建築,塔形奇特,建造嚴謹,七層八面,高28米,底座直徑11米。一、二、四、六層均砌有青條石回廊,可供遊人憑欄遠眺。塔內有石級可旋而上,直至塔頂。底層入口上方均刻“吳公塔”三字。第一層內有供佛像的壁龕。除第四層外,其餘各層均有券門。每隅角砌有鬥拱。第五層內壁有石刻數塊,其中有2塊分別鐫刻著吳德潤與荊道乾的teeth whitening詠塔詩一首。塔內空砌,有石級可回旋至塔頂。塔頂為3只下大上小的石鼓相疊而成。鼓下砌有石級二層,可供遊人憩息。

吳公塔為“清溪第一景”。登塔遠眺,數十裏風光,盡收眼底。象鼻山、唐帽山,峰巒起伏,形似二龍戲水;永東路、聖公廟,半山腰上飄彩帶;唐公街、東正街,古城雄姿盡顯;紫水北來,染綠沿河兩岸,風景如畫。不知有多少文人登臨遠眺,詩興大發。瀟湘冬子詩曰:石塔淩雲傲碧穹,攀沿俯瞰翠山雄。遊人漫說登臨美,腳下清流自向東。鄒武生老師七律詩曰:“右旋及頂左旋下,東望晨曦西望霞。心上塔尖遊四野,雲浮水面走天涯。登臨醉為江山綠,暢想狂因絕句佳。指看溪邊浣洗處,農家女子貌如花”。

吳公塔起初為東安縣知縣吳德潤主持建造針灸,取名為“回龍塔”,希望開啟一方文運。荊道乾擔任東安縣令後對其進行了重建,更名為“吳公塔”,古稱“塔峰插漢”。

荊道乾是山西臨晉人,在湖南麻縣、東安等6個地方做過知縣,官至安徽巡撫,紀曉嵐己卯年的門生之一,大學士劉羅鍋稱他為“天下第一清官”。乾隆三十三年(1768)為東安知縣時做了3件事讓東安人民永志不忘:一是針對境內盜賊蜂起現狀,嚴厲打擊盜竊犯罪行為。他處理盜案,恩威並用,凡交代清楚,真心認罪的便從寬發落,抗拒狡詐者則處以重罰。當時有不少人改惡從善。他說:“舞弊的吏役與挑唆訴訟的訟棍,都是盜匪之源,不用嚴刑不能懲治。”因而盜匪與訴訟便漸漸減少。二是喬裝下鄉,體察民情。當時有個名叫席際雲的老人,品行端正,素為人們敬重。一日,荊道乾扮作客商,與席交談,甚為相投,半天才分手。後席際雲之子到縣城應試,荊道乾看了他的digital marketing履曆說:“你是席際雲老人的兒子吧?我認識他,他是一位有德行的隱君子。”並托他向際雲老人贈送玉魚與素扇,以表欽慕之意。老人的兒子歸家談及此事,並呈上禮物,老人驚詫地說:“我一生不入城市,怎麼會認識縣官呢?”後來仔細一想,才恍然大悟,這就是前幾年在野外遇到的那位客商。荊道乾的足跡所至,遍及東安境內。三是親力親為,愛民如子。一次,白牙市失火,焚毀店鋪百多間。荊道乾一聽到消息,就要親自前往勘察災情。胥吏們認為:不是縣城失火,縣官可以不去。他說:“城內與鄉下的子民,我應一視同仁。”親自到白牙市,對重災者予以救濟,對個別受災尤重者,還解囊相助。為使火災後的地界不至發生糾紛,他特地在白牙市停留一天,把受災各家的地界區劃清楚google adwords

吳德潤是福建省雲霄縣大溪鎮壺嗣鎮人,雍正二年(1724)舉人,潮州大鑼鼓的創始人之一,東安縣正堂,在東安時以“為官清廉、善斷訟事”出名,自從東安退休回家後組織編修了《吳氏族譜》,讓同輩人——臺灣“阿裏山神”吳鳳的事跡得以流傳。

為什麼荊道乾的政績和聲名遠在吳德潤之上,不名“荊公塔”而名“吳公塔”呢?為什麼古人稱此塔為“塔峰插漢”呢?

這還得從乾隆庚寅歲(1770年)的一場聚會說起。塔建成後,荊道乾邀請當地文人雅士圍繞這座塔吟詩作對,吳德潤也從福建趕過來了。荊道乾首先出題說,這塔吳公是始作俑者,建議將此塔更名為吳公塔,並以吳公塔為題吟詩作對。吳德潤表示反對,認為自己20多年前建的回龍塔,因為自己的離任,成了“半拉子”工程,如今荊公重建,我等幸甚,紫溪幸甚,豈敢,豈敢!還是就塔論塔,取名“塔峰插漢”吧!主題詩會異常熱烈。最後還是荊道乾拍板定案為“吳公塔”。會後大家都把自己的作品交到縣衙,縣衙安排人員刻制石碑並安放在塔的第五層內壁上。荊道乾很謙虛地寫了一首七律《題吳公塔》,詩曰:層塔淩雲鎖閣東,盤旋高瞰楚江空。回澗紫水文光射,繞翠青山秀氣沖。田野桑麻歌帝力,半溪桃李笑春風。官遊漫說登臨美,佇看而今一簣功。吳德潤的詩妙健Cow Toddler Formula-3詩已經字跡模糊難辨,尚有曠學本、王嘉堅、俞熊飛、左奎芳、陳堅善等人的詩歌可讀。南嶽居士陳兼善詩曰“一峰高豎紫水邊,紫水長天一色妍;即看紫雲天際現,他年青紫羨聯翩。”對荊道乾的前途寄予了美好的祝願。清代詩人左奎芳題詩:“詎因承露插長空,直上層霄雲路通。半天紫霞臨紫水,遙疑雁塔玉玲瓏。”對讀書人寄予厚望。

一個是清朝大員,一個是七品芝麻官,不署“荊公塔”而署“吳公塔”,說是為了紀念吳德潤,但實際上卻表現了荊道乾的高風亮節。雖然是讓吳公“塔峰插漢”,其實荊公早已“塔峰插漢”了中醫減肥

2013/03/22 (Fri) 15:50
殺浮華

2262.jpg
我從最後一班回住所的公車下來,看見霓虹燈下恣意散落著幾張傳單和幾個空塑料瓶,有個穿著素樸甚至有些落魄的老女人躬下身去拾起,我迅速走上前去阻止她:“不准撿!”女人被我咆哮的聲音嚇到,頓時怔住,片刻後才緩緩轉過臉看著我,眼神空洞中我讀到了一絲淒涼。半晌後,她又把臉轉了回去,躬身繼續撿那個空瓶子。我連忙拖住她長滿老繭的手,大聲呵斥:“不准撿!”

她大概是被我弄疼了,轟地一下蹲在了地上。我連忙用力拖她起來:“別裝了!我沒用力。”圍觀群眾漸漸趕來,須臾便將我們這兩顆肉仁包在粽子裏。老女人見有群眾來了,猛地又一下站起身,轉臉猶如電閃雷鳴般急速,我借著氤氳著“錢味兒”的燈光,清晰地看到她眼角紋旁側的兩行清淚,心裏非常窩火,我最討厭虛偽做作的人了。然而群眾來了,我總得給個說法,於是我開始盤劃接下來的言行。

我是一個唯心主義者,同時也是一個現實主義家,你可能會覺得我很荒誕滑稽,因為在眾多“家”裏面沒有這個現實主義家,但是自從鳳姐上了娛樂頭條,從此便有了我這個“大家”。我本身是一個對萬事萬物都抱有悲憫之心的人,看見弱小從來都是同情幫扶,只是,當我女朋友從我單車後座上跳下來,和另外一個有錢的老男人在寶馬裏面車震那一刻,我突然恨透了這個世界。也許就是那次打擊,讓我現在開始認同鳳姐,認同所有浮華,讓我變得現實起來,讓我開始背叛我的心,而我的心本純良。在無數個日夜我的意識與靈魂殊死搏鬥,差點要精神崩潰,為了減輕痛苦,我花了一百塊錢請了個很彪悍的男人用牛皮皮帶抽打我,因為那一陣陣的酣暢淋漓感能讓我的意識回到當初去期冀、尋找光明。可是,當傷口愈合後,我又再度崩潰,而當我再次請求那個男人抽我的時候,我付出的是兩倍價格,他仍然抽著一倍的快感,我問他為什麼不再用力點,他說怕把我抽死,斷了他的財路,我呵呵笑了笑,叫他立刻滾蛋!

我不敢看心理醫生,不是諱疾忌醫,而是怕聽到無藥可救的時候,不知道怎麼去面對我的母親。所以,我繼續讓意識和靈魂角逐。今天晚上,本來是陪公司副總應酬那幫紈絝的。表面上我對著他們阿諛奉承、點頭哈腰,其實我很討厭他們那副皮囊。因為我覺得他們是這個社會的敗類,成天只知道喝花酒,只知道虛度光陰。然而,我也很現實,當他們說下次帶我去香港摟著港姐一起蒸桑拿的時候,我卻笑得合不攏嘴。我都快不知道自己是誰,心裏面那種痛苦,就像春天的便江,被大壩阻攔了我滔天的洪水。

今晚,喝了點酒,刺激了本來就不正常的神經,所以我開始有些變態。

老女人見我若有所思,霸氣漸退,便立刻提起氣勢,戳著我的鼻梁,朝著圍觀群眾哭叫:“這個挨千刀的男人想斷我生路,你們大夥兒要給我這個老寡婦做主啊!嗚嗚嗚......”聽著老女人那摻雜著“金錢味”的哭聲,我真的眼淚都要嗆出來了。圍觀群眾朝我指指點點,我鄙視地環顧了一周,只想用我日漸犀利的眼神殺光他們在場的所有人,比起他們,至少我是真實的,我敢於表達我的想法,敢於發表我的主見,不似他們,一直圍觀,幾千年來只會看熱鬧。然而,寡婦仿佛死了老公還被人奪了堅守幾十年的牌坊,頓時淚海洶湧,我實在受不了了,便惡狠狠地朝她吼道:“夠了!”旋即又從錢包裏抽出兩張灑滿陽光的很純潔的百元紙幣甩放在她手上:“快滾!”

老女人看著那兩張金燦燦的紙幣,頓時淚眼為風所幹,立刻破涕為笑,朝我鞠躬:“謝謝老板,謝謝老板!”然後,以她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人群中,而後,群眾也自然因為她的離開而作鳥獸散去!

我就知道她很虛偽!我就知道,麻木是勞苦大眾的本性,看熱鬧是中國人幾千年來的風俗!所以,我很得意,那些地上本該要處理的垃圾順著我的意,繼續待在那裏,這就是有錢的好處。

而片刻後,我又回複了最初的淡定。我知道作為一個唯心主義的現實主義家,我的身份極富有娛樂性和探究性,但是,我就如同地上那攤廢物一樣真實存在,我的思想也在原來修建好的那條道路上出軌後又被重新拉上道。我知道現在還不是我笑的時候,因為我的使命還未完成。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我竟做夢夢到死亡,被嚇醒,似乎那些在寂靜世界每夜糾纏我的景象是閻羅王為我在規劃未來。

我向來就相信命理,我認為天道輪回,一切因果皆會有報應!然而,我又總是在與自然叛逆,總是想通過我的努力改變世界,我覺得這個世界不該是這樣,也可以不是這樣。只是現在我的力量甚微,我必須先走入這個建制,然後才能企圖推翻這個建制,而這便是我為什麼要讓那些垃圾滯留在原地的原因。

我知道我的這種想法很變態,我知道我會在死後被人鞭屍的,我不怕,我不在乎這些所謂的報應,我倒是開始有點擔心我家裏的母親。母親,現在還帶著病在種地,我每個月都給了她足夠的錢了,我叫她去買大棚蔬菜,她不依,說是要鍛煉筋骨,說不習慣吃現成的。我想不通!假如都照她這樣想,這個社會還怎麼進步?

就當母親是老一輩人,思想不夠開化,跟不上時代,可卻突然又覺得我的思想太“前衛”了。別人都在迎合世俗,沉迷浮華。而我卻想著要去接近她,然後殺了她!我覺得像我這種變態的人,很危險,所以,我總是在偽裝自己,用錦衣包裹自己,然而我卻聞著身上那股銅臭開始作惡。

曾幾何時,我的生活就像做噩夢一般痛苦。走著走著,我快要在浮華裏迷失自我,當我將要被繁華迷亂雙眼的時候,眼前卻突現前女友跟那個男人在寶馬裏面車震的一幕——我恨,我恨這個世界。

所以,靈魂馬上壓制住意識,占了上風,我告誡自己,別忘了自己的使命。

也正因為勢單力薄,所以我想擴大我的力量,我想讓更多的人接受我的這套理念,我想帶他們一起來改變這個世界。所以,我理所當然的當上了經濟學的教授,而後順其自然的在某高校傳道。

我授課不分貴賤,凡有心者,皆可來聽。我很高興,自己的授課能在短時間內贏得越來越多人的認可,而他們之中有的人,當真成了我“雇傭軍團”裏面捍衛理念的死士。開始是一些窮人要求加入,後來竟然進來了幾個富豪,呵呵,也許是他們在尋求心靈的救贖吧!而我卻不管他們什麼身份,只要志同道合,我都歡迎。

我的課上得越來越好,聽課得人也越來越多,加入隊伍的人也越來越眾。

於是,我開始謀劃要怎麼開展活動,怎麼一步步完成我的使命了!

既然是富豪殘害了信女,是名車改了愛情的軌道,那麼我就將整個世界的汽車市場壟斷,讓它們的價格降到跟我之前開的那輛在二手市場買的自行車一個價,我要讓所有的人都能開上轎車,我要讓所有的女人,從此不會再出軌!

然後,我要沖垮奢侈品市場,我憎惡那些渾身充斥著香奈兒的嫵媚,提著LV的女人不知道潔身自好,不知道愛之珍貴。於是,我憑著現已足夠壯大的勢力將全世界的奢侈品市場推倒。從此滿大街都是LV、古奇、愛馬仕,整個世界芳香撲鼻。

之後,也就是最關鍵的,我得控制經濟命脈,而在於我來講,最直接也最有效地就是要控制鈔票的一切權利,包括印刷、發布、回收等等。所以,我想著法進入了zhongyang高層。這個世界有錢什麼事是做不到的?而後,我自然接管了鈔票大權,我帶著眾多渴望貧富不再兩級分化的勞苦大眾的殷切希望,

將浮華最忠誠的把關之將斬殺!

從此,浮華為我所殺!既然大業已成,我便可功成身退,從此我摒棄掉現實主義家的頭銜,遊山玩水,唯心而論!

只是,在我爬山爬累了休憩期間,卻聽著驢友們依舊在討論“浮華”,我很討厭他們,卻又要耐心竊聽!

從他們口中得知,這個世界一片大亂,汽車平民化,奢侈品日用化,金錢囤積化,每個人都開始想不勞而獲,於是農民不再下田,工人不再上崗,zhengfu無能,黑勢力當道,世界變得比之前更黑暗。

我頓時笑了,原來我這麼多年的犧牲和努力全白費了,“浮華”沒有被殺死,而是滋生了更多的醜惡,我實在不忍看到這個邪惡的世界,於是,我按著閻羅王的規劃走了!

下地之後,我果真下了油鍋,被黑白無常在大殿鞭笞,而後又被打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超生!

魂魄即將灰飛煙滅那一刻,我終於恍然大悟,是我負了蒼生——浮華不可殺!

2013/03/18 (Mon) 15:49
心之海·夢想·真諦

1867.jpg
每個人心中都有夢想的道路,只是我們沒有地圖,但我們一直在尋找著……

——題記

夢想,這個詞包含了太多,這個詞有著人們的憧憬和希望。是大家所努力並想達到的目標。而夢想之路,大概就是為了達到那個目標,扶持一切努力,戰勝前方一切敵人的過程。而做這些不過是無論如何要達到那個目標罷了無論如何也要向前。去奔跑。去戰勝。總的來說夢想就是一條充滿艱難與先祖的不歸路……在那之前,我,是那麼理解的。

對我來說,夢想是有顏色的,我認為每個人的夢想一開始都是純白的,沒有一絲汙穢的純白。它在夢想的道路上,可以被染成任何的顏色。我的夢想嘛,我自我認為是灰色的,因為很少被自己想起,就像QQ離線一樣,賬號被我丟棄在記憶的一角,就是看起來那麼毫無生機的灰色。我也不知道我在幹什麼,沒有了那個被我遺失在角落裏的夢想,我也不知道我在幹什麼,只是隱隱地有份不甘,不想這樣,可是,又無能為力……我只能看一些書之類的(當然,不是什麼學習類的…),看著書中的情節,大概是當做一些情感寄托了吧……

於是,就這樣時光飛逝著。有一份我認為很受歡迎的漫畫雜志,每周一刊,賣得很好,晚了就可能搶不到了(我就有幾期沒搶到= =)。在其中的一期,我看到了關於夢想的情節。一個人物說了一段話,否定了我對夢想的看法。在他的口中我的看法最多算是階級性的目標而以。對於我這個看法,我看到了類似的,不過在他的眼中,這答案不過是“渣渣”和“弱爆”而以……

他說:“所謂夢想,它既不是夢,也不是空想。只是每個人在自己的夢想之路上不斷的揮舞自己的翅膀。有的人,他們認為看著天空就可以飛翔了,可是他們看不到自己身後的翅膀。想偶爾努力幾次就成功嗎?對不起,這個世界上沒有這樣的例子。在這條路上,只有超越自己,才算是跨出了第一步,而超越自我是指每時每刻都處於一個最高狀態,如果做不到的話,那別提超越自己了,連自己的極限都達不到。當你揮動翅膀翱翔在天空時,面對著廣闊的宇宙,這片天又算得了什麼呢?…稍有疲倦停在枝頭的天使啊,何時才要揮動你那身後實現夢想的翅膀呢?”……

就這樣,他說完了。我當時似乎的卻是理解了,因為他說的我不是不懂,而是我從來沒有正視過這個問題,只是一味的抱怨罷了。我也的確是在這條路上走走停停。我那灰色的夢想,是不是該上色了呢?“我身後的翅膀…”我輕喃著。“我也能翱翔嗎?”是啊,我知道了夢想的真諦,可我,真的能翱翔嗎?……

2013/03/11 (Mon) 14:14
錯過的溫柔,唯美了歲月

1138.jpg
彈指揮別傷秋事,揮劍問情舞清風。

莫道兒女癡情長,且聽弦音慰寂寥。

—— 題記

文/風過了無痕

多年前的初春,懷揣獨步江湖夢,踏上求職征途,藏不住的青澀,褪不去的願景村 洗腦書生氣,奠定了初涉職場的地位——跑龍套。不知是黃天不負有心人,還是不倦的跑龍套精神,憾動了上天,讓我終於被一家單位廉價收買。

與其說是收買,不如說是自投羅網,在當時四處遊蕩的窘境下,只要有誰收留,已經是莫大的恩賜了。說起那家公司,兩字形容:破廟。然後就在這樣的"破廟"裏,耗費了我六百多個日日夜夜。也就在這樣的"破廟"裏,在錯的時間裏,遇上了對的人。對的人在錯的時間裏做了錯的選擇,也就在這般一錯再錯的糾葛中,演繹了我錯綜複雜的半世情緣。

題外話:此刻,我想起了楊過與小龍女

作為剛進門的學徒,總要給配一個師父,美麗的傳說就源於師徒之間。師父乃山城重慶人,中專電子通訊專業畢業,或許是工作經驗豐富,覺著她在電子方面特懂。雖然,我也是學這一行的,卻在各方面都遜色於她。師父長我四歲,屬於小巧玲瓏型,雖有幾分姿色,但穿著那破廟給配的工作服,還是略顯滄桑。

在同事眼裏,師父是個聰慧,處事老練而圓滑的人。在我看來,一個漂泊的女子獨自在外打拼,具備了這些特質也都是職場所迫,要生存就得適應這個社會。而她種種這些特點,都是我所欠缺的願景村 洗腦,在我眼裏盡成了優點。在別人面前獨立而堅強的她,當在我面前,表現的極其坦誠而柔弱時,我明白:她已把我當作她的親人了。

記得有一次周末,你說,想去我家玩玩。於是我們一人一輛單車從七寶一路哼歌而行,看遍沿路繁華,也路過荒郊流水,曆經兩個多小時的顛簸,終於來到我家。引來村裏眾多大爺大媽前來圍觀,你大方的舉止,得體的言語,給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村裏人都以為你是我女友,我並不推諉的笑了笑,其實我心裏明白,你我只是姐弟之間的情誼,而我也單純到從未想過能有更深一層次發展的可能,因為我敬重你,不想給你任何情感上的為難與壓力,或許,是我還沒准備好,還沒有那種舍我其誰的氣魄來開始一段有違世俗的感情。

那些時光裏,你不厭其煩的手把手帶我,引導我,教我為人,育我處世,而我的青澀木訥,卻也是讓你操了不少心。有時候你說我看上去還挺穩重,成熟的。其實你心裏清楚,這些看似優點,只是因為我的沉默少語罷了。我從沒覺得自己有多成熟,現在想來,覺著我那時就是一傻逼青年,或者說是“二”到家了,全然不知世故人情,不懂風月,不曉兒女情長。

工作的勞累憔悴了你容顏,還有那“破廟”的“袈裟”封殺了你不為人知的玲瓏風韻。直到那晚,換了新衣且淡妝的你,忙碌於餐廳廚房時,那一眸的溫柔,驚豔了時光,也奠定了我心目中你最美的神話。可惜,你孤單忙碌的身影,不是為了自己,更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那個日後讓你有諸多困擾的追求者。

分不清是日久生情,還是日久情深,此後總期盼著能多接近你,能多看你幾眼。開始關注你的全部,一言一行,一眸一笑,舉手投足之間,總是那麼迷人。每每四目相逢,會心一笑,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編織著童話般的故事在心間構築起美好的憧景。

題外話:寫到此處,中間停了很長一段時間未寫,不知為何?提筆易,落筆難,或許是因為那是我生命中最值得回憶的一段時光,所以慎之又慎 ,盡量寫實 ,寫出當時的想法和真實情感,所以回憶了很久,反複了很久,醞釀了很久,為的是記錄一段真實的過往。

沒過多久,你說,你將要離開這個城市,結束一個人的願景村 洗腦旅行,結束一個人的漂泊,孤舟總究要靠岸,鴻雁總要有歸宿。可是,你的離去並不從容,也不完美,因為這裏有你太多的情感牽絆。留下還是離去?一直困擾著你。

當時在幾番情感糾葛下,你一臉疲憊,沮喪而無助的表情面向我,薄唇微啟,幾近乞求的語氣:“徒兒,幫幫我吧,我該怎麼辦?”。我很明白你那時的心裏有多複雜,多糾結。故作堅強的我只能是以沉默 ,再沉默,來代替所有的悲傷。那一刻,那一秒,人生第一次為心愛的人流淚,真正體會到你傷即是我痛的感覺。

依稀還記得,你奔波十多裏,只為送我一碗你親自煮的面。也還記得,那蜿蜒的鄉間小路,留下過我們坦露心扉的足跡。一路上,我那傻逼式的要你“等我三年”的表白,給了你太多的不確定,太多的不安全感,而你只能用一番苦笑來掩飾你內心的彷徨與無望!那一份稚嫩的情感,於我是多麼的脆弱,多麼的不堪一擊。

我說,我對情感從不勉強,也不強人所難。你說,女孩子不一定會喜歡輕言放棄後的灑脫。有時候,女孩更願意看到的是:為愛執著,努力,以及那份非我莫屬的堅定。在我身上,你看不到這些,也看不到未來。我的不夠堅定彷徨了你的抉擇,而蒼白無力的表白,更徒添了你幾分迷惘與無奈。縱有千般不舍,善良而孝順的你最終還是尊從父輩之命,選擇離開,不再回來。

別離之際,你講述了一小段故事,後知後覺的我,並沒有能深切的體會到裏面的情殤之憾!你眼眸裏的滄桑,是我不懂的歲月;你的世界,我終究只是路過的幸福。事隔多年後,真正懂了,原來你什麼都不想要,只願求一份踏實。

卿生我未生,卿念我未懂,我生卿已老,我懂卿已去,不歎煙花易冷,人事易分,只怪那千年月色太溫柔。

年華裏,錯過的溫柔,唯美了歲月。

紅塵裏,你若是安好,我便會心安。

| 主页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