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0/31 (Thu) 17:44
飄零過生命的渡口

3122.jpg
進入秋季,天高雲淡,秋風陣陣,滿山樹木,層林盡染,一種絢麗,也是一種淡然。

高大挺拔的白楊樹,在秋風中凜然不動,悠悠歲月在寬大肥厚的葉子駐足,流逝,帶走了生命的本色,葉子開始慢慢地泛黃,先是淺黃,如草芽,接著是深黃,如鵝毛,最後是枯黃,如麻紙,生命走到了盡頭,開始了飄零,其實飄零並不可怕,它是生命的一個必經渡口,在這個渡口,雖有迷茫,雖有離別,雖是殘酷,可渡口的彼岸,卻又明媚的陽光,甘甜的春雨,有勃發的生命在等待,不經過衰落,不經過飄零,不經過渡口,何以有生命的風采?何以有豐碩的果實?這不正證明了一句名言:“不經曆風雨,怎能見彩虹?”所以你看每一枚落葉在天空中輕輕地飛舞,盤旋,像蝴蝶在翩躚,像音樂在彌漫,在空中表演一曲離別的舞蹈,然後緩緩地落在地上,沒有聲音,是那樣的淡然,沒有歎息,那樣的從容,沒有對母親依依不舍的依戀,沒有對陽光春雨深情的眷戀,沒有對名利浮華痛苦的糾結,正和他來的時候一樣,無聲地,在人們不知不覺中來,轟轟烈烈地生,悄無聲息地死,這是怎樣的一種人生境界啊,我對你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我們何時才有你的這種人生境界啊。

秋雨綿綿,秋風淒淒,草木正走向衰落,白楊樹的葉子落光了,用光禿禿的樹枝,對抗著秋風和酷寒。一些樹木如火炬樹、桃樹、梨樹,還有不知名的樹木,葉子依舊搖曳在枝椏上,雖然失去了綠色,可那飄零的色彩依舊靚麗,或殷紅,或紫紅,或粉紅,像一顆顆燃燒的紅星,跳躍著青春的火焰,閃爍著生命的光芒,我摘一枚火紅的樹葉,像捧著一個生命的誓言,激勵著我走過淒涼寒冷的季節,跨過人生的坎坎坷坷。

秋漸漸地深了,早晨寒霜滿地,衰草連天,夜晚寒氣凝重,小河結冰,柳樹和榆樹的葉子還是那樣的碧綠,這讓我非常的吃驚和欽佩,許多人說柳樹是樹中的弱女子,只會婀娜多姿,只會賣弄風騷,誰知在秋季,依舊那樣堅強,那樣執著,葉子沒有枯黃的意思,直到大雪紛飛,滿樹是雪,有的枝椏被壓折,葉子才落下來,在我們黃土塬上,柳樹和榆樹在春天最先發芽吐綠,在秋天,卻是最後落葉的,這就是柳樹和榆樹對生和死的詮釋,這詮釋是最美麗最高尚的。

樹木是這樣坦然的飄零,沒有飄零,就沒有生命的渡口,沒有燦爛的春天,沒有炫麗的夏天,沒有豐碩的秋天,生命就是這樣,只要有一定的付出或者犧牲,就有豐厚的收獲。

面對秋葉,我不敢面對自己,我也不是一枚秋葉嗎?我靚麗的青春在飄零,每一分,每一秒,在飄零,我只太息流年逝去,卻沒有珍惜現有的年華,沒有像樹木那樣去努力,去拼搏,為自己的生命抒寫亮麗的詩章,我只是怨天尤人,埋怨自己沒有資本沒有背景,讓歲月倥傯,到現在只有兩手空空,只會嗟歎歲月蹉跎,我只是痛恨自己為何這麼命薄,功名利祿遠我而去,為此大發牢騷,自暴自棄,任時光流逝,以無所事事來消磨時間,或在網上遊戲,麻醉自己。我想我們一些人為何不能像落葉一樣,活著的時候,敢於迎接暴雨,敢於挑戰狂風,敢於把生命放在生活的浪尖上,綻放絢爛的花朵,結出香甜的果實,活的時候就要活出人樣,就要活的轟轟烈烈,就要活的石破天驚,死的時候就別唉聲歎氣,就別畏手畏腳,就別牽牽扯扯,明知自己帶不走一絲一針,為何還留戀不舍?那不是凡心未滅嗎?那不是為自己沒有享受人間的繁華而痛恨嗎?

透過窗子,外面的秋雨還在淅淅瀝瀝,秋葉還在飄零,那美好的生命還在延續,那生命的頌歌還在歌唱。

2013/10/07 (Mon) 17:53
夢裏隨煙到天涯

0724.jpg
夢裏飛花,歎今生過往雲煙,在歲月恒逝中消失殆盡,我只是在彼岸望斷來去的歸路,才知走過的這一路是被淚水所凝住,回憶本沒有所屬的路途,它只是悄悄地像風一樣輕柔,來過就好了,走後也只是在遙遠的夢中留下一絲輕歎。

所有的一切都是歲月的塵埃,我們總是會選擇記住所有的記憶,在走下一個路口之前許下了“記住”的諾言,沒有考慮太多是否哪一天真的是遺忘了,哪一天早已不記得那句簡單到讓人落淚的“諾言”,記住便永遠都不會忘了嗎?走過一個個陌生的街口,看一個個陌生的samsung galaxy mobile case風景,忽然在轉身的間,又見到與當年似乎相似的場景,已是不知過了多少個日子了,想扳著指頭數數過去了幾年,就在那一瞬淚如雨下。那些記憶就這樣在念念不忘中隨風飄散,如手心中握住的水怎麼掬也掬不住,任憑被時間雕刻,而我卻無能為力。

滿眼春風百事非,若昨日的一切重現在自己的眼前,也不會是當初的模樣,有一句話說的很好“過去的不再回來,回來的不再完美”不再是從前那樣那能回來也是很悲哀的事情,回不去的僅僅是過去的熟悉的場景嗎?恐怕還有心境,“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日子就這樣一天天的從我的身邊溜走,我含著淚去撿拾零落一地的歲月的底片,再也尋不回當年的那份心境,鏡中的自己看起來沒有絲毫的改變,但為什麼卻又什麼都變了。原來這份改變只是刻在心裏,如此的細微,心如琴弦,若是輕輕地撥動才會發現曲已變。

想回到最初的原點靜靜地等待,“等待”是這個世界上最殘忍的一個詞,但是雖明知最殘忍,也還是會選擇這條路,即使等待的早已沒有意義。張愛玲談過等待“其實我們也不知是在等待什麼”是這樣在這條路上走得久了,也還是會忘記自己當初為什麼要等,或一個人,或一件事,過了很久後我才漸漸明白這是很令人傷心的craft online store一件事,張愛玲在說這句活時,她一定是在歲月裏習慣了一個人去等,心裏或許明知這不是一個好習慣,但還是已成了一個烙印,抹也抹不去。

有些沒有講完的故事可以放到夢裏再去講完,現實總是難以預料,但在夢有時卻訴說著真實與最初的感動,這也是另一種獨特的幸福,或許只有自己才可以真正的體會到。

我有時總會莫名的傷感自己珍藏的故事最終的主角不是自己,現在的我終於明白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學會珍藏,還好我最終還是學會了。不怨時間改變了這一切,也不再去計較自己是記住了還是忘了,那一刻或許只有感激,記憶在夢裏隨煙到天涯,辰光悉數,迷蒙清冷的夜色裏有了溫暖的夢特嬌男裝感覺。

| 主页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