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11 (Thu) 14:40
誰是你心頭的那縷暗香

1106.jpg

有一種愛是記在心裏的,以血脈的形式流淌在身體裏,不需要表白,不需要抒發,甚至不需要痛苦。相思成為一種習慣,在夜闌星語時,月上柳梢時,在梅林深處,在鶴舞晴空間,想起她,獨自回味著,像品一杯香茗,渾身上下都流動著思念的馨香。我想,這位多情總似無情的人就是宋代詩人——林逋。

林逋,字君複,諡號和靖先生。博學多才,名顯當世。終生不仕不娶,結廬孤山,梅妻鶴子。二十年不進繁華富庶的杭州城,將功名利祿富貴繁華毫不猶豫地關在門外。在人們眼裏,林逋以植梅賞梅為愛,以鶴為伴,拋卻情感的羈絆,絕不沾染塵俗的紛繁喧囂,是一位絕塵脫俗的脫髮成因隱士。

往事越千年,千年前的林逋到底有著怎樣的生活經歷和感情困惑,後人怎能知曉?透過他的《長相思》,我似乎看到了一個更真實更生動的林逋。

吳山青,越山青,兩岸青山相送迎,誰知離別情?

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朝已平。——《長相思》

可以想像,在怎樣的一個朝雨清晨,林逋與心上人灑淚而別,執手無語相看,蘭舟催發。吳山越水啊,你自清自碧,年年秋月春風,慣看了人間離合,對人生別離的心痛還有感覺嗎?你可知,此地一別,各自天涯,從此南北東西路。雖然是情深意濃,山盟海誓,但無奈東風交惡,世事不能隨人願,各有宿命在前生。別了,我心中的最愛,從此一種相思,兩處心痛。罷,罷,罷,今生無緣結同心,但願彼此記心間。當林逋登上船頭,望著茫茫前路,再望望淚眼朦朧的愛人,他的別愁離恨似潮水一樣溢滿了心的江海!

林逋走了,留下一片孤帆在無盡的江水中飄蕩,岸上那個盈盈含淚的女子永遠地定格在林逋的心中,成為一尊雕塑,任經年風吹雨打,一如巫山神女永遠招展著她迷人的中港運輸神姿。

不入相思門,怎知相思苦?林逋一生愛梅成癖,他心中的最愛也許就是一個叫“梅”的女子吧?相思一夜梅花發,忽到窗前疑是君。在一個冬晨醒來後,林逋最先要看的就是那朵最先破蕊的梅花,她像愛人的面頰,含著羞澀的溫柔。林逋心中的梅占盡了他心的風情小園,便是世上有千種嬌豔萬種嫵媚,也不敵他心中的那朵寒梅,眾芳搖落,獨自芬芳。

據說,南宋在孤山建皇家寺廟,山上原有的宅田墓地等完全遷出,唯獨留下了林逋的墳墓,可見朝廷對他的尊重程度。但不幸的是,盜墓賊也因此判定林逋是一個不尋常的人物,一定有很多陪葬珍寶,於是去挖,結果大失所望,墓葬陪葬的只有一只端硯和一只玉簪。端硯是林逋生前所愛之物,毋庸置疑,可那只女人用的玉簪呢?林逋終身未娶,那只玉簪有著怎樣的故事呢?

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在他輕輕淺淺的卓悅冒牌貨人生中,那縷暗香始終浮動在他的心頭,從不曾退去。

春到芳菲春將淡,情到深處情轉薄。林逋也許就是用孤獨的形式品嘗著愛的甜蜜和傷感,看似無情卻有情。

2014/09/02 (Tue) 03:39
竹雨飄飄弄玉簫

2828.jpg
江南,竹林一隅,一簾清涼的瀟雨。曲徑,青苔,一縷冰綃的涼意。

這一眼,故地重度,時隔數年的梅苑奇遇,縈心,與誰演繹了一襟的幽夢,此刻,聆聽著溪水的滴石,在脆聲濺起的竹風梅月裏,與誰,秋眉奇光心底。獨自徘徊昔日留下印痕的康泰旅遊幽徑上,滿眼落絮亂絲,川流不息的身影,是那麼陌生和遙遠,猶似行雲流水。當年夕陽雪岸和誰,相知相攜話嬋娟,惟有殘垣斷壁收鑒。

相遇天涯,相知咫尺,靈犀千言,眼神會意,語扣心弦。無奈西亭別離,秋水斷鴻絕音塵。染怨積恨,疑惑曾經的一切。倘若無意,何以涉足寒舍,探詢去向。又為何惋惜光陰短暫,責雲不解風情。曾執手花前月下,談古論今拾趣連環,也曾暗借鴛鴦戲水,十裏相送。又怎知心有苦衷,不惹情愫。莫不知紅塵嬋夢難由己,夜夜淺眠皆為爾。如若不懷何以重拾舊夢康泰旅遊,追尋當時撒下的笑語。此刻,滿眼盡是葉墜紅飛,未逢故人,深閉重門,獨守雲樓空對月。

與誰共圓月,賞人今何處,誰憐影單,孤寂旅途。借素箋小字淺吟低唱,留痕陳年舊事,秉燭香取暖,淺臥紗帳,解我相思。可否為我留,卸下前塵苦緣?若能留時,自會留下,如若不能,不消苦勸也自別。征旅中,放步塵煙,坎坷是非誰能丈度?曾幾何時,前後多少讀花人,可如今道邊短亭裏康泰旅遊,惟有三兩故知相左右。行道閑情歡聲多,事到臨頭人不見。

暗袖雨簾裏縝密的心事,染夢於月光酒杯裏。昆侖峰劍舞煙雲,雪光虹影霓淩波。回眸身後半空深碧,展綺帕拭去芳容塵埃,輕敷粉脂遮掩魚紋,羞搖眉前桃花扇。笑紅塵,蝶舞夢飛灑浪漫,憐紅塵,聚聚散散天涯路,弱身瘦魄,能消多少雨雪風霜。怕傷痛,還傷痛,花落潮退斷鴻聲裏,望碧天雲際揚白帆。倚盡斜陽待雁翩,幾多留戀癡情系,遣鴻長空去,帶與故人知。

凝目環顧,那片翠影似曾舊識,又好似從未經歷。水月何度,該有怎樣的我,才能留在過往的阡陌。你會不會如我,留念經年那片竹林,記起竹林裏的歌聲,猶新曲中芳容康泰?在那裏路過,試問故人是否曾有人去過?是否會懂在水岸的山後還有今日的我?

時光太過匆匆,這個秋深後,莫忘細數幾枚明月,縱然微倦了眸曈,彈指嫣笑經聞,也暗憶更深。

| 主页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