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21 (Thu) 10:04
当我们回首一看,原来人生不过一场戏




人生是一場戲。在自己哭聲中拉開序幕,在別人的哭聲中落幕。

出生時呱呱墜地的聲音大同小異,所不同的是,有的人出生在衣食無憂的名門,一出場就是眾星捧月的碰頭彩;有的人降生在風雨淒苦的茅屋土炕,迎接他的是親人們蹙眉愁臉的歎息。有的人一出場似乎就註定是才子佳人的角色,有的人一出場似乎註定成為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掙扎者。這一段戲是歷史給你規定的,你無法選擇這既成的事實,好在這是一個序曲,出場亮相並不能確定你一生的命運,重頭戲還在後面,唱好唱壞還不一定。

既然是戲,就會有主角配角之分,先天條件好的自然當主角的機會多些,先天條件差的當配角的幾率高些,但這不是一成不變的,就看你如何把握機會。嚴肅認真把配角當主角演的終會時來運轉成為真正的主角,嬉戲人生者終究要淪落為跑龍套的角色。所以,才子佳人在風雨變換中淪為落魄者,在艱難困苦中掙扎的帝王將相。這就是戲劇變化的魅力。

社會是一個整體,人生沒有獨角戲,和諧是沒有文字的行規,對手是相互激勵奮發的條件,你成全別人也是在成全自己,你拆別人的臺也是在拆自己的臺。有些人不懂得和諧相處與相反相成,總想自己一枝獨秀滿臺生輝,結果是越急於露臉的往往最先出醜。

戲是講究程式的,生旦淨末醜,唱念做打,鑼鼓琴弦,都有程式,否則就會亂套。人生也是,從生到死都馳騁在社會為你提供的舞臺上,看似信馬由韁無拘無束,實則有兩條程式始終與你相伴,一條是法律,一條是道德。前一條是硬程式,只能循規蹈矩,不可越雷池一步,否則就會頭破血流。後一條是軟程式,安分守己者把它放在心上,放蕩不羈者把它踩在腳下。所以,法律規定了人生舞臺的界限,道德沉浮了人生的內容。

因為道德是軟程式,伸縮性大,所以人生遊戲沒有固定的套路,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版本,有多少版本就有多少演繹。相同的性格卻有不同的命運,相同的經歷卻有不同的結果。陷阱與坦途同在,陰謀與真誠共存。高尚者往往把卑劣壓在心底,卑劣者常常把高尚掛在嘴上。善良是勾畫在臉上的油彩,罪惡是越軌者的潛臺詞。刀槍相向的未必都是仇敵,稱兄道弟的不一定都是朋友,白臉的不一定是小人,紅臉的未必都是君子。所以,真正的戲劇在社會,真正的演員在台下。

臺上指揮千軍萬馬,台下可能沒有一兵一卒。臺上萬貫家產,台下可能囊中羞澀。臺上風流倜儻,台下可能舉步維艱。這就是戲劇與生活的區別。洗卻鉛華卸下行頭才會露出人生真面目。然而,許多人一生都在假戲真做,戴著面具生活,拖著唱腔應付,臺上台下判若兩人,人做鬼事,鬼說人話。

人生不能沒有遊戲,否則生活就會單調乏味。人生不能總是遊戲,否則社會就充滿怪誕。能走出戲的才是好演員,走不出戲的是下九流。不管是悲劇喜劇,不管是正劇鬧劇,在你走下人生舞臺後,社會都把你一切貯入歷史的光碟,真正可悲的是在曲終人散之後仍不肯摘下麵具的人。

2015/05/05 (Tue) 16:22
古韻山城,難忘的年味

0535.jpg

古韻山城,大紅燈籠從古巷深處一直流淌到山城的大街上,映紅了張張幸福的笑臉,龍騰古城、新禧納福,整個山城呈現出一派熱烈、歡樂、祥和的景象。在洪江山城過年,我看到了洪江人民的瑪姬美容 暗瘡富足,看到了洪江人民的興旺!

——題記

一、紅紅火火迎新春

季節牽著風的衣角,又輪回到了新年的門楣。從懷化趕回洪江娘家團圓的我和家人,一下汽車,就被洪江喜慶的過年氛圍深深感染,久久陶醉。

洪江古商城,青山擁四圍,秀水繞三方,曾有“湘西明珠”之稱。密眼尖、老鴨坡是古商城的兩座最高峰,以一條沅水相隔,仿佛兩位對飲山水的的智者,此時,正慈祥而淺笑不語地注視著紅塵煙火中喜迎新春的人們。

古商城裏,最先吹響過年號角的是精明的商家,貨架上擺滿了琳琅滿目的商品,催促著人們拎著大包小包穿梭在回家的路上。街上,車水馬龍,人來人往。年味兒就在這樣擁擠和逼仄的空間中彌散開來,溫馨、歡快而甜蜜。

“紅紅火火過大年,熱熱鬧鬧迎新春”。我們華夏民族的祖先對紅色情有獨鐘,自秦漢以來,這種沉穩而又奔放、熱烈而又豪邁的中國紅,就把整個中華民族深深陶醉,長久裹卷,至今她都亮麗依然。每到新春,大紅的燈籠掛起來了,大紅的福字貼起來了,大紅的衣服穿起來了,大紅的鞭炮響起來了,神州大地被中國紅渲染的淋漓盡致,分外美麗、婀娜。

紅紅的燈籠承載著洪江人民渴望火紅的大夢,渴望瑞福的期冀,高高的掛在了大街小巷,掛到了千家萬戶。

洪江古巷入口處,高高懸掛起了一串串紅豔豔的宮燈。走進曲徑通幽的古巷,粉牆黛瓦的錢莊、大油號、鏢局、煙館、青樓、各省會館和客棧,起伏於山坡上,鱗次櫛比,錯落有致。眼前蚰蜒著斑駁的風火牆,行走在青石板鋪就的曲曲折折的長碼頭,抬頭便可邂逅在鏽跡剝離的門庭上、青古的屋簷下裝點的大紅燈籠。古色古香的盞盞中國紅,從古巷深處一直流淌到山城的大街上,把整個山城打扮得色彩斑斕,映紅了張張幸福的笑臉,燃起了人們過年的喜悅與熱情。

古商城的街道上人聲鼎沸,喧鬧聲、吆喝聲、討價還價聲、車笛聲,和著擴音器裏播放出的喜迎新春的歌曲聲,充盈了整個喜迎新春的小山城,組成了一個聲音的海洋。

在沅水與巫水相交匯的洪江大橋旁,有一塊空地,此時,掛滿了刻印的、手寫的副副春聯。讀對聯的、買對聯的、湊熱鬧的熙來攘往,有的人乾脆搭個簡易的桌子揮毫潑墨,吸引了不少人駐足觀賞、購買。走到武陵城廣場,這裏正在展出書畫協會、攝影協會成員的作品,參觀者興致勃勃,絡繹不絕。這些書畫、攝影作品不僅給人以美的瑪姬美容 暗瘡享受、情的薰陶,更為歡慶的節日增添了一份高品位的文化大餐。真是“筆舞龍蛇辭舊歲,翰墨飄香迎新春”啊!

紅箋春聯、倒福和窗花飄到了山城的家家戶戶,熱騰騰的一簇簇火紅,溫暖了我們的雙眸。

美麗的山城在紅色中國年裏,是歡騰的世界,是明豔的天堂!

二、鄉村除夕夜

走在張燈結綵的大街上,我和家人邊走邊感受著洪江濃濃的過年氛圍,全然忘記了一路奔波的疲憊,一路行走,一路感慨,終於回到了娘家。娘家住在很高的山坡上,站在高處,洪江山城美景盡收眼底。

除夕這一天,山城的鄉村家家屋頂上空升騰起了一縷一縷嫋嫋的炊煙,如雲如霧。在炊煙繚繞下,兩鬢霜花的母親,正在灶膛前用乾癟的手添柴加薪。這枝椏上繚繞的炊煙啊,是母親給遠方的遊子點燃的愛的火把,是對遠方遊子親切的召喚與牽掛!

兒時的年味,是一件新衣裳,是香甜的糖果,是誘人的飯菜,是父母壓在枕頭下的幾塊壓歲錢。兒時清苦的日子,欲望簡單了,快樂卻顯得純粹起來,憶起兒時過年的歡喜,就像山野吹來的風,帶著泥土香。

每年臘八日,農村就開始殺豬、打年糍粑,家家屋角陸陸續續堆滿各種年貨。臘月二十四日是小年,母親開始用油鍋炸糖糍粑、油豆腐,接著炒瓜子、花生。童年時期的我和姐姐、弟弟會圍在冒著油香的溫暖的灶堂旁,饞巴巴地望著母親忙活,嘴裏還吧唧吧唧地直咽口水。母親會給我們分點解解饞,末了還要反復告誡我們,這些是用來款待客人時吃的。都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其實這種“懂事明理”也是跟生活學的,從小耳聞目睹扳著手指頭過日子,是塊石頭都靈驗了。

“年年花相似,歲歲人不同”。母親年年為我們準備團年飯,看著逐漸蒼老的母親,心裏有說不出的滋味,可母親看到長大後的我們個個回到她的身邊,總是很樂呵地說沒關係,只要你們個個平安幸福就好。

今年的團年飯很快擺滿了大圓桌。母親在擺好的燭臺上點燃兩根又粗又大的紅蠟燭,分置在供品旁,安排妥當後,然後上香,深情肅穆地並腳而立,靜靜默念,作三次揖。我知道,母親把所有的祝福都寄託在了神靈和祖先的身上,保佑我們順順心心,平平安安。接著,父親在大門前點燃一長串鞭炮,之後,一家人就圍坐在大圓桌上吃團年飯了。望著兒孫滿堂的父親和母親,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團圓桌上有雞鴨魚肉,但每年過節必不可少的是一盤青菜。父親說,奶奶在世時每逢三十夜都要吃青菜,說吃了青菜,做人就會清清白白。我聽了,連忙夾一口青菜,邊吃邊說好吃,並且忙不迭地給兒子夾起了青菜。但願奶奶的話也能滲透到我兒子的骨髓。

吃完飯後,我們就圍坐在電視機前看春晚,等待新年的來臨。兒子很興奮,等著晚上放鞭炮,等著大人給壓歲錢。

12點的鐘聲敲響了,“劈裏啪啦”的鞭炮聲響徹了入夜幽靜的被濃霧籠罩的山城,聲音震耳欲聾。父親把好幾串鞭炮從屋裏拿出來放,接著放那“非花卻比花甚之”的煙花了。今年的大年夜迷霧漫天,濃濃的霧色擋住我們看別人家的煙花,只能看到自己家的煙花。十幾支煙花撥開濃霧,一粒粒“金砂”噴射而出,姹紫嫣紅,把乳白的夜空裝點得分外美麗、迷人。“通!”地面上又升起個通體發紅的瑪姬美容 暗瘡大紅球,它飛到半空,“啪”的一聲化作千萬顆流星拖著長長的尾巴飛旋落下,仿佛一個個活潑可愛的小蝌蚪向四處遊弋,“通通通”“嗤嗤嗤”,瞬息不見了蹤影。

舊年就在天地間忽然化作了一簾極致的絢麗,如同煙花般逐漸消散,掩隱在了過去的歲月裏。

三、龍騰古商城

人們用鞭炮聲迎來了新年的第一天。

初一,古商城的新民路和沅江路的街道上人山人海,摩肩接踵,水泄不通。攝影愛好者們早已選好心中最佳的高點靜候龍隊的出現。

區五十六條龍隊先在新修的體育館集中,快到十點半時,就開始跳街巡邏,喜迎新春。我站在龍隊要表演的第一站——郵電局門口的十字路口,和前來觀看的人們翹首等候龍騰古城的壯觀場面。

鑼鼓聲漸進了,人群開始興奮起來,不約而同擠向街心,湧向十字路口。一個單位扛著牌子、舉著彩旗在前面開路,後面一條金光閃閃的黃龍在彩龍船、蚌殼、秧歌的簇擁下,在人群的頭頂氣宇軒昂地向我們走來。人們興高采烈地用手去摸似牛似馬的頭、似鱷魚的龍嘴,去觸似蛇的龍身、似魚的龍鱗,還有不同的相機、手機按著快閃,龍在表演場地根本無法表演。一個單位的龍過去了,又是一個單位的龍來了。紅龍、黃龍、綠龍,還有花龍、草龍,條條龍看上去都集日月之精華,匯天地之靈氣,具包容四海、吐納百川之胸襟。條條喜慶的龍獅在成百上千的人們的簇擁下閒庭信步,整個古城鑼鼓喧天,呈現出一派熱烈、歡樂、祥和的景象。

“劈裏啪啦”,表演的場地已在幹警的勸說下好不容易騰出一塊空地,不知是誰,放了一串鞭炮,一條武警中隊的黃龍在煙霧彌漫中舞起來了。只見隊員們用力地揮舞,快速地奔跑,敏捷地穿梭,那條黃龍在陽光的沐浴下金光閃閃,氣勢非凡,昂首挺胸,仿佛就要迫不及待地騰飛。隨著鑼鼓聲,龍如波浪一般連綿起伏,忽然,他們全身躺在了地上,鼓點加快,他們的動作也變得歡快了,一條巨龍在我們面前撒起歡來,全場觀眾為他們嘖嘖稱讚,不由自主地鼓掌叫好。

電力公司的牌子出現了,只見扛牌子的人和舉彩旗的人都是清一色的工作服,頭戴安全帽,脖子上搭條白色汗巾,後面是穿清一色西服的舉著五彩花傘的隊伍,兩條龍在蚌殼、彩龍船的簇擁下來了。這支隊伍的著裝顏色較之其他隊伍的花花綠綠的彩裝要素淨點,反倒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支隊伍走後,不知是哪個單位的婦女舞著一條綠龍來了,她們表演完舞龍後,用龍身做了一個龍船的造型,一個婦女站在龍船上,大家齊心協力地吆喝著,劃起了龍船來,博得了全場歡呼喝彩。

遠遠看到教育系統的牌子出現了,照慣例,龍隊在觀眾圍築的場地表演。只見一條黃龍追逐著繡球在場地繞了一周,場地擴大,隨著鑼鼓聲,龍忽上忽下忽高忽低,時而騰起,勢沖雲霄,時而俯衝,直抵幽冥。在“雙龍戲珠”時,紅黃兩條龍像小孩似的嬉戲玩耍,兩條龍慢慢地開始向上盤旋,之後還不忘“搖頭擺尾”—— 它們似很開心,頭不斷地上下搖擺。這支隊伍表演了“金龍追獅”“獅子洗龍須”“鯉魚跳龍門”等,場面壯觀,氣勢恢宏磅礴,雄渾豪壯。

初一這天,整個古商城街道上人頭攢動,成百上千的狂歡的人們簇擁著表演後遊行的條條金龍,街道上鑼鼓齊鳴,蔚為壯觀。

龍,舞出了洪江人民的富足,舞出了洪江人民的興旺!

四、佛寺祈福

新年伊始,看完龍獅的人們,很多人自發結伴成群走路或坐車上山祈福。古商城裏祈福地有老庵堂、大興禪寺和藥王寺。我決定去大興禪寺,用一盞茶的功夫,把自己交給吉祥,交給福瑞。

大興禪寺建於明萬歷年間,朱紅的牆面掩映在古木參天、竹林幽幽之處,是一座禮佛朝真的佛教聖地,也是一處水木清華、建築古樸典雅的遊覽勝地。在古寺旁,有一個青石築堤的佛足湖,白色大理石雕花護欄,湖中有一尊足踩蓮花的玉觀音菩薩,她一手拈楊柳,一手持淨水瓶,慈祥地看著前方。湖中還有一座飛簷翹角的雙層圓形的八角亭臺。佛足湖畔,有一個雕樑畫棟的紅漆長廊。此時,在長廊旳朱紅長椅上坐滿了人,有的在休息,有的在談笑,有的在用手機聊天、上網。在大興禪寺前的坪地上,焚香爐裏香火繚繞,人潮川流不息。

寺內的第一座殿內,彌勒佛挺著個“容天容地無所不容”的大肚子,笑容可掬地迎接人們。旁邊是個賣香和蠟燭的櫃檯,只見香客層層疊疊,長長地伸著各色的袖,一只只各樣的手。再往裏走,是一個長方形的坪院,坪院裏有長方形和圓形香爐各一個,插著燭燭高香,火苗躍動,一縷縷藍色透明的輕煙,帶著人的意願飄飄渺渺升向上空,棵棵有一人高的樹上掛滿了紅色的祈願帶。坪院四周,是供奉諸佛的大殿。整個大興禪寺青燈古佛,檀香嫋嫋,前來朝敬的人絡繹不絕。

大雄寶殿內供奉著釋迦摩尼佛,殿內禪香彌漫,佛兩旁的千佛塔上燈火明燦,盞盞燭光壓著紅色的心願帖擺滿了殿堂內的供桌。抱著香懷揣心願的香客摩肩接踵,魚貫而入,來到釋迦摩尼佛前虔誠地跪下來,雙手合十,靜靜地默念,頭深深地埋在蒲團上拜三拜。終於輪到我了,我拋開所有雜念,剔出所有的欲望,只帶來一顆虔誠的心,雙手合於胸前,如手捧一朵含苞待放的荷花,充滿恭敬祥和的與釋迦摩尼佛的慧眼對視,讓一縷飄忽與迷惘的靈魂,在這對視中,得以解惑,得以清醒。

進入大興禪寺的人,有的為了發財,有的為了平安,有的為了升學,有的為了姻緣。不管是抱著什麼心願而來,釋迦摩尼佛總是那副亙古不變的慈祥,迎接朝拜他的信眾。

大興禪寺外,更多的是遊客。他們有的是為了感受這份禪意,有的是享受一份靜怡與清閒。我走出大興禪寺,回頭望一望佛足湖上的那尊玉觀音菩薩,是的,不管我們信與不信、悟與不悟,佛都在那裏,保持一副永恆的慈祥,看著前方,看著眼前善良的追求幸福生活的洪江人民,看著這個美麗絕倫的世界!

洪江,這個充滿禪意的旅遊勝地,年味,就是歡天喜地、團團圓圓。在古韻山城過年,我看到了洪江人民的富足,看到了洪江人民的興旺!

| 主页 |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