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3/11 (Mon) 14:14
錯過的溫柔,唯美了歲月

1138.jpg
彈指揮別傷秋事,揮劍問情舞清風。

莫道兒女癡情長,且聽弦音慰寂寥。

—— 題記

文/風過了無痕

多年前的初春,懷揣獨步江湖夢,踏上求職征途,藏不住的青澀,褪不去的願景村 洗腦書生氣,奠定了初涉職場的地位——跑龍套。不知是黃天不負有心人,還是不倦的跑龍套精神,憾動了上天,讓我終於被一家單位廉價收買。

與其說是收買,不如說是自投羅網,在當時四處遊蕩的窘境下,只要有誰收留,已經是莫大的恩賜了。說起那家公司,兩字形容:破廟。然後就在這樣的"破廟"裏,耗費了我六百多個日日夜夜。也就在這樣的"破廟"裏,在錯的時間裏,遇上了對的人。對的人在錯的時間裏做了錯的選擇,也就在這般一錯再錯的糾葛中,演繹了我錯綜複雜的半世情緣。

題外話:此刻,我想起了楊過與小龍女

作為剛進門的學徒,總要給配一個師父,美麗的傳說就源於師徒之間。師父乃山城重慶人,中專電子通訊專業畢業,或許是工作經驗豐富,覺著她在電子方面特懂。雖然,我也是學這一行的,卻在各方面都遜色於她。師父長我四歲,屬於小巧玲瓏型,雖有幾分姿色,但穿著那破廟給配的工作服,還是略顯滄桑。

在同事眼裏,師父是個聰慧,處事老練而圓滑的人。在我看來,一個漂泊的女子獨自在外打拼,具備了這些特質也都是職場所迫,要生存就得適應這個社會。而她種種這些特點,都是我所欠缺的願景村 洗腦,在我眼裏盡成了優點。在別人面前獨立而堅強的她,當在我面前,表現的極其坦誠而柔弱時,我明白:她已把我當作她的親人了。

記得有一次周末,你說,想去我家玩玩。於是我們一人一輛單車從七寶一路哼歌而行,看遍沿路繁華,也路過荒郊流水,曆經兩個多小時的顛簸,終於來到我家。引來村裏眾多大爺大媽前來圍觀,你大方的舉止,得體的言語,給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村裏人都以為你是我女友,我並不推諉的笑了笑,其實我心裏明白,你我只是姐弟之間的情誼,而我也單純到從未想過能有更深一層次發展的可能,因為我敬重你,不想給你任何情感上的為難與壓力,或許,是我還沒准備好,還沒有那種舍我其誰的氣魄來開始一段有違世俗的感情。

那些時光裏,你不厭其煩的手把手帶我,引導我,教我為人,育我處世,而我的青澀木訥,卻也是讓你操了不少心。有時候你說我看上去還挺穩重,成熟的。其實你心裏清楚,這些看似優點,只是因為我的沉默少語罷了。我從沒覺得自己有多成熟,現在想來,覺著我那時就是一傻逼青年,或者說是“二”到家了,全然不知世故人情,不懂風月,不曉兒女情長。

工作的勞累憔悴了你容顏,還有那“破廟”的“袈裟”封殺了你不為人知的玲瓏風韻。直到那晚,換了新衣且淡妝的你,忙碌於餐廳廚房時,那一眸的溫柔,驚豔了時光,也奠定了我心目中你最美的神話。可惜,你孤單忙碌的身影,不是為了自己,更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那個日後讓你有諸多困擾的追求者。

分不清是日久生情,還是日久情深,此後總期盼著能多接近你,能多看你幾眼。開始關注你的全部,一言一行,一眸一笑,舉手投足之間,總是那麼迷人。每每四目相逢,會心一笑,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編織著童話般的故事在心間構築起美好的憧景。

題外話:寫到此處,中間停了很長一段時間未寫,不知為何?提筆易,落筆難,或許是因為那是我生命中最值得回憶的一段時光,所以慎之又慎 ,盡量寫實 ,寫出當時的想法和真實情感,所以回憶了很久,反複了很久,醞釀了很久,為的是記錄一段真實的過往。

沒過多久,你說,你將要離開這個城市,結束一個人的願景村 洗腦旅行,結束一個人的漂泊,孤舟總究要靠岸,鴻雁總要有歸宿。可是,你的離去並不從容,也不完美,因為這裏有你太多的情感牽絆。留下還是離去?一直困擾著你。

當時在幾番情感糾葛下,你一臉疲憊,沮喪而無助的表情面向我,薄唇微啟,幾近乞求的語氣:“徒兒,幫幫我吧,我該怎麼辦?”。我很明白你那時的心裏有多複雜,多糾結。故作堅強的我只能是以沉默 ,再沉默,來代替所有的悲傷。那一刻,那一秒,人生第一次為心愛的人流淚,真正體會到你傷即是我痛的感覺。

依稀還記得,你奔波十多裏,只為送我一碗你親自煮的面。也還記得,那蜿蜒的鄉間小路,留下過我們坦露心扉的足跡。一路上,我那傻逼式的要你“等我三年”的表白,給了你太多的不確定,太多的不安全感,而你只能用一番苦笑來掩飾你內心的彷徨與無望!那一份稚嫩的情感,於我是多麼的脆弱,多麼的不堪一擊。

我說,我對情感從不勉強,也不強人所難。你說,女孩子不一定會喜歡輕言放棄後的灑脫。有時候,女孩更願意看到的是:為愛執著,努力,以及那份非我莫屬的堅定。在我身上,你看不到這些,也看不到未來。我的不夠堅定彷徨了你的抉擇,而蒼白無力的表白,更徒添了你幾分迷惘與無奈。縱有千般不舍,善良而孝順的你最終還是尊從父輩之命,選擇離開,不再回來。

別離之際,你講述了一小段故事,後知後覺的我,並沒有能深切的體會到裏面的情殤之憾!你眼眸裏的滄桑,是我不懂的歲月;你的世界,我終究只是路過的幸福。事隔多年後,真正懂了,原來你什麼都不想要,只願求一份踏實。

卿生我未生,卿念我未懂,我生卿已老,我懂卿已去,不歎煙花易冷,人事易分,只怪那千年月色太溫柔。

年華裏,錯過的溫柔,唯美了歲月。

紅塵裏,你若是安好,我便會心安。

<< 心之海·夢想·真諦 | 主页 | 夏天的回憶 秋天的悲傷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