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08 (Thu) 12:24
故城舊夢

0745.jpg
風一更,雪一更,聒碎鄉心夢不成,故園無此聲……

閉上眼,想去嗅新鮮的夏日氣息,睜開時,卻已黃葉滿天,霧氣彌漫著整個冬天。凜冽的寒風,無休無止的吹,吹紅了,旅人的眼睛。忽而嚴冬,似一柄西門吹雪的劍,無聲地吻了你的脖頸。

從早春到清秋,從盛夏到寒冬,我在天津,生活了整整兩年。

坐在教室靠窗的位置,瑟瑟發抖。窗外灰蒙蒙的天空,陰沉的讓人窒息,一如低落的情緒,鬱結不化的心情。我不喜歡這裏的冬天。

印象裏,那個我稱之為故鄉的小城,冬天是清涼的,零下15°卻並不覺得刺骨。兩年前的11月,我站在河邊,注視著天鵝優雅遊過水面。我的故城,天鵝的故鄉。季節變遷,候鳥飛了又回,可我們,卻不知還可以回去寥寥的幾次。三年前的深冬,沒膝的大雪,我和同學放肆的打雪仗,一同在雪地踩下深深淺淺的腳印,大雪紛飛,印跡填平,我們也都遠遠的離開。

時間是一只漫長的鐘,如果有一天,鐘壞了,停滯的指針,將時間永遠定格在我的故城舊夢裏,該有多好。

我總愛做夢,總在不經意的瞬間,被某個細節觸碰到心底最柔軟的角落,產生時光倒轉的錯覺。

被鬧鐘吵醒的早晨,偶爾會坐在床上發呆。以前是沒有鬧鐘的。習慣了在媽媽一遍遍催促下從睡夢裏醒來,吃過豐盛的早餐,頂著惺忪的睡眼出門上學。天還未亮的清晨,像一張灰藍色的網,密密地覆蓋在那一方天地裏,踏實又安靜。公園晨練的老人,露珠微顫的花葉,清脆空靈的鳥鳴,是每天必有的風景……

下課去食堂的路上,擠在熙攘的人群中,聞到若有若無的飯香,驀地內心酸澀,仿佛從前走過三年的小巷就在眼前。傍晚的小巷,路旁是錯落有致的房屋,亮著星星點點的燈火,昏黃的光暈裏,大人們忙碌准備著晚飯。蒸騰的白色熱氣,遊離的誘人香味……空氣裏彌漫著忙碌又溫暖的氣息。那時的我,總是快步經過,想早些回到屬於自己的那一點燈火裏取暖。而這一刻,多麼希望在夕陽的餘暉中慢慢地沿著小巷踱步,走向陰影深處沒有盡頭的出口。因為,小巷的出口是家的地方,而我就可以永遠走在這條回家的路上,沒有回頭……

四月的校園,悶熱的空氣,聒噪的蟬鳴,返綠的新葉夾雜著不知名的花朵,微風拂過,花瓣紛揚,一並帶著我的思緒飄向遠方。四月的故城,也該是花瓣紛飛的吧,白茫茫一片,梨花的海洋。小小的白色骨朵,嫩黃的花心,淡雅而清新,讓人不忍觸摸,生怕驚嚇了這些小精靈。

有人說,喜歡一座城,大抵是因為城裏有你牽掛的人,或者難以忘懷的過去。果真如此的話,那麼我的小城,每一條街道都是我的故事,叫我如何不想念?

學校前的林蔭道,與曾經偷偷喜歡的男生無數次擦肩,陽光碎若星辰的灑滿地面,樹葉沙沙作響,惴惴不安的小心跳,難忘的相視一笑……車水馬龍的街轉角,是和好朋友最愛光顧的糖葫蘆小店,還有一家古老的書報亭,幾個人捧著雜志,沉醉在那個年紀為之癡迷的故事裏失落感傷……孔雀河邊,炎熱的夏夜和爸爸媽媽散步,嬉笑瘋鬧……書店、商場、公交車、公園的音樂噴泉……這是我的小城,我的記憶,我的所愛。

現在,我生活在陌生的地方,照管自己的生活,有期待,有失落,有快樂,有彷徨。期間究竟懷著怎樣的心情,如魚飲水,冷暖自知。也許再次離開,也會懷念這裏吧。圖書館安靜的下午、書架上厚實的塵土和發黴的墨香、晚自習結束回來路上陪伴我的那一盞黯淡的路燈、一一風荷舉的馬蹄湖、大中路上林間投影的一束光……

就這樣,我將匆匆的走過一個又一個地方,末了,它們的面貌只是一種模糊的悵惘罷。只有庫爾勒,我的小城,正如它名字的意義——眺望,是我頻頻遙望的念想,永遠割舍不下的遠方。這裏,是我生命的起始牌。

<< Woods, McIlroy doubts for British Open | 主页 | 笑是表情也是心情。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