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09 (Mon) 14:38
第十七次傷心後

0921.jpg
月好冷,夜好靜,外頭風聲和汽車的雜訊早被忽略,心中是思念還是思念引起的傷感也不甚分明了。

還在為她而不知所措,二十三歲,曾經壓制住好些不安分的思想,如今,像是被逆襲一般準備收拾殘局了。自以為以前的克制是一種成熟,直到把自己的焦躁,患得患失暴漏無疑後才怯怯的承認,在這個年齡選擇去愛,太晚,而且,傷害已經造成,對她,更深的對自己。

家貧,農民,學業,未來,一個又一個阻礙,無奈,不屈,碰壁。這樣造就的性格終究不會是放手愛與恨的。總以為愛情是在自己穩定後的去選擇,總以為可以這樣的孤單下去,總以為生活沒有愛情反而變得輕鬆坦然。現在,這算是哪門子成熟,哪門子理論。只因情不自禁就讓自己陷於慌張,情緒化的灰色格調中。昔年輕狂一陣吹去的無影蹤了。

人家不會對自己有意思的,何必這樣折磨自己去苦苦思念呢?若還心存僥倖那就更不必了!還用老方法,讓時間將心愛的人忘去,不產生交集,愛會漸漸淡下去,許多年後又是一個有始無終懶得提起的往事。

然而,究竟是為了什麼,因自卑不敢去愛的人,還要理想高高掛起,總想活在自己的心靈世界,可那個世界已被現實冷默到連愛情也裝不下了,這就是理想?

何況她的笑,她的單純,聲音和身影,明明不那麼美,卻比得上世界上任何事物更有吸引力。她的冷漠,她的不解,還有她直接帶來的刺痛,還居然有愈演愈烈的趨勢。迫切想關心,迫切要傾訴,迫切到一廂情願自己還不知曉…

沒人會知道該怎麼做才是正確,因為思念已成了無藥可醫的病。

更重要的,現在又不能過分的靠近,先前的靠近,自己太熱烈,彼此已然冷漠。

如果直接的去攤牌,讓她去理解那份承受不起的心,太沒骨氣。就是一直那樣無望的等也不要讓她再傷一次或在讓她的不理解曲解那份真誠到只願付出的愛。

這樣解決了一個問題,不會再躲著愛情,不會再欺騙自己:那僅僅是好感不是真愛——只是不願經營自己的愛吧!

周圍似乎嘈雜了,不過夜依然靜靜的。

何不想簡單一點,愛與被愛若被自尊心抹殺,這個世界的浪漫幾乎蕩然無存了,既然選擇愛情,為何不純粹一回,為何不認認真真的愛一回,哪怕對方只是願當你過客只當朋友。那毫無希望的愛能持續多久呢,可能只會收穫傷心的愛又有什麼值得留戀並無悔的呢?

似乎什麼事情都要問得清時,錯過的竟是青春和時間,那時候的彌補才是永遠回答不了的難題。

現實是我已經那樣無助和迷茫了,這才知道誰也不可能在愛情的作文裏給出超脫的分析,愛情只能是詩永遠成不了禪!

又動手寫下那些此刻只有自己才會懂的思緒,從決心喜歡她時,每每傷心思念無法釋懷,就記錄一筆。寫完後告誡自己一切如舊,還是會一直追逐夢想,學著控制自己。向前翻了翻,第一篇是《我願為你傷心一百次》

時刻提醒做一個始終如一的人。

這是第十八次……

<< 為了忘卻的儀式 | 主页 | 看風吹雪落的柔情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