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18 (Wed) 11:43
任由東風吹去

當壞心情來的時候,沒有任何預兆。莫名其妙的不知從哪里而來。對於一個脆弱的人來說。只能聽之任之。有時候無力的躺在沙發上,有時候寫下那些感傷的文字,有時候對著一些人就說起嗆人的話來。可是我是一個柔情的人,至女傭少在外面很少和人正面起衝突。有時候他們說的話外話。很想回敬。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始終沒有說出口。

就比如說前一日。一位同事聊起董卿,她說蠻喜歡她的。我正在旁邊看莫泊桑的短篇小說集。無意識的說了一句。“董卿呀。是晚會的那個人嗎”。她說“是”。我隨口就說了一聲,“不是太喜歡她”。然後她一臉不高興的植髮失敗說“又沒人叫你喜歡她”.聽完這句話,很想對她說,是沒人叫我喜歡她,發表一下意見怎麼了,說不喜歡她就錯了嗎,每個公民都有言論自由。怎麼那麼主貴,說都不讓說。一個人在世,有人喜歡是正常的,有人不喜歡同樣也是正常的。按照你的思維,全世界的人非的都喜歡她麼?”她完全可以在我發表意見說不是太喜歡她的時候說句,她還好啊。那樣不什麼事也沒有麼?

有時候我很無賴。在外面受了一些委屈,就在家沖繩結婚裏發洩。想想真是太不應該了。每個人也都會有心情不好的時候,應該學會控制自己的脾性。心態。學會控制是真的不太容易啊。也許聖人遇到“無理”的人相信也還會是無可奈何。但是總有辦法控制脾性、和心態。

說起聖人,腦海邊自然而然的浮出了一幕幕文字:一天清晨,孔子的學生正在打掃庭院。有一個人身穿綠色的長衫。進來找孔子理論。沒有找到孔子,就和學生理論起來,論點是一年有幾個季節。學生說是4個。來客說是3個,兩個人爭論不休。最後孔子進來問明原委說是3個季節。來客滿意點點頭走了。事後學生不明問孔子。孔子說此人身穿綠色長衫,分明就是蚱蜢的顏色,蚱蜢只經歷春、夏、秋這3個季節。而到冬天搬寫字樓就消亡了。如果和他理論就是一年也爭論不出個結果啊。一個持有正確理論的人面對無理的人的爭論。不是堅持,而是妥協。可是這種妥協非一般人所能達到。所能忍受的。時常想想,在我們身邊不也有這樣或者那樣理論的論點麼?在遇到爭執不下論點可以借助第三個人或者是轉移話題。私下找找資料。而並不是兩個人在此喋喋不休。

雖然有時候常讀菜根譚還有勵志類書籍。心情好的時候,總是會想著我就是一片汪洋大海,包容著萬物。她們就像一個個頑劣的孩子,隨便愛怎麼鬧怎麼鬧吧。可是真當壞心情來到身邊時,卻束手無策。平時看的書就全拋在大西洋裏了。無跡可追尋了。夜,一個人孤獨徘徊,只能在心底訴說我的無奈。

<< 我們真的不小了。。。。 | 主页 | 彩色就是你的顏色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