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4 (Thu) 12:08
誰可料,繁華落愁空寂寥,難成笑

2215.jpg
一種峨眉,下弦不似初弦好。庚郎未老,何事傷心早?

素壁斜暉,竹影橫窗掃。空房悄,烏啼欲曉,又下西樓了。

------ 題記 《點絳唇》納蘭容若

風過昏夜,靜靜聆聽雨打蕉葉泛起點點愁思的預訂酒店悲聲寂寥,獨倚篁竹,漸漸看卻幽抑飛煙外況若盛的燈火闌珊 ,背向光熠,暗自向無盡夜裏寄許淡淡哀情,呆立幽處,面不改色地分辨傳入耳中嘈雜的歡言笑語,有著慘澹月色映在心上,便不覺獨自淒涼...

沉默的音容,憂許放縱在闊天中,亦不知自何時起,開始厭倦了這盛世繁華,雨落空城,便又是今愁絲縷縷休將斬斷地盤旋往復,繞成心緒沉沉千千結,紮下深根,一等思念萌生之際,便又結成青澀苦果,釀作苦酒,自飲自嘲自為悲涼獨癡笑,倒是癡笑,醉夢囈語無人知曉。

人生如棋,恍若在那來回廝殺相互博弈的棋盤中令人隨意擺佈,縱使厭倦了這勾心鬥角的世事,也終是無法逃離,因為你我,都只是棋子。回首經年往事,不堪思索隨著一路坎坷紛至遝來,占滿飽含淚水的匆匆時光,又匆匆留下一地長歎...

總是想著那流水小橋,朦朧村家的隱士之閑,或是念著那煙波浩渺,擺渡泛舟的逍遙之樂,卻又換得霧障重重的經久困擾和瀾瀾江水的健易達拍山迷茫。心意漸涼,愁苦該如何袒露,繁華流水,指尖逝沙,隨之凋敝的時光也漸漸遙不可及,唯留徒憶。

心若念歸去,就偏不所得,人生也同這般,穩穩執念,遍遍拉扯,終究也不是落得支離破碎的地步?每逢佳節喧夜,便又獨立於幽將破曉處,凝眸望向天邊泛起的淡淡微光,憶想一路跌撞而來的幸苦遭逢,晶瑩不覺劃過臉頰,洗下容顏的滿是滄桑。此別經年,是以在此時再度浮現,作以流連。

曉風殘月,夢醒時分,仰觀今夜星辰,努力散出微光也照不亮的黑夜,是否亦如我拭幹眼角望向前路的茫然?如我飽受滄桑而再無法辨別世事冷暖的無奈?冷風過隙,揚起青絲作以憂愁,絲絲餘溫伴著嗟歎悄然逝去,心生悲涼,哽咽自喃,天若有情為何連夢中也不得桃源一現,天若有情為何連夢中也不得伊人一見...

滿腔愁緒,自淒清月輝泄上窗櫺,又一個臆念難禁的美白產品寂寂黑夜,雖少了繁華喧擾,可埋在無盡暗夜難以驅散的思緒,卻總是教人難過。

<< 問世間,情為何物 | 主页 | 力駁星光大道杜絕央視蒙羞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