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03 (Thu) 14:22
漂泊路上,苦樂相伴

0327.jpg
作為一名鐵路建設者,工作性質決定了我們只能像水中的浮萍一樣四處為家,或者在深山老林裡修隧道,或者在人煙稀少的田野裡修鐵路,亦或者在繁華的城市裡修地鐵,在別人眼裡我們很神秘,很冷酷,好像與社會格格不入,幾座帳篷是一個家,幾幢活動板房也是一個家,只是這裡面的快樂和痛苦只有我們知道卜維廉中學經濟與公共事務科

第一站,陝西滬漢榮通道項目

來到這裡時值如火八月,我們從陝西省白河縣,到冷水鎮,再到藍灘村再爬到一座山的半山腰,才算找到“下榻”的工區,路上雖然青山綠水,人煙卻越來越稀少,觸目所及的是崎嶇盤旋的山路和巍峨聳立的大山,偶爾能瞥見一兩戶人家的屋脊在叢林深處躲躲閃閃。繼而還是被大片的綠色取代。

這裡是真正的與世隔絕,觸目所及的除了山還是山,偶爾瞥見一兩家磚房散落其間,空閒了尋上去才發現已經人去屋空,雜草叢生,木樑瓦楞已成鳥兒的天堂。

居住的房子是在自己開闢的平地上建起的磚房,宿舍,廚房,辦公室,浴室一排排的立在那裡,新刷的塗料像烈日下站軍姿的軍人躺下的汗水,淋淋漓漓。看上去又像剛從染缸裡撈起的染布,掛在竹竿上濕濕答答的。

還好這片建在山上的小屋也不是很寂寞,開門就能見到成片的綠樹,開窗就能聽見鳥雀的吱喳。春天打開窗戶就可以看見那對面的群山像在進行服裝表演的模特兒,一套套換著衣服,一會是綠油油的拖地長裙,不久就變成了婉約碎花的旗袍。夏天還可以去沒過腳踝的小溪里乘涼,看那些調皮的魚兒在清澈的溪水里咬我們的腳丫。秋天還能浪漫的在散滿落葉的林間小路上散步,風一吹,飄飄悠悠的落葉就成??了翩躚的蝴蝶。冬天還能在封閉的窗戶前看風雪如何潔淨世界去黑頭

辦公室既是娛樂室也是辦公區,一台老式電腦沒有網線,只能作做資料,打打文件,空閒時還能打打單機遊戲,只是需要排隊,需要時間限制,因為後面有好幾個人等著玩呢。一台電視成了我們了解外界的唯一途徑,只是按不了有線,只能用大鍋接收衛星信號,因此男生喜歡看的CCTV5根本收不到,反而能收到一大堆亂七八糟我們聽不懂的國外台。不想看了,幾個人打打升級,鬥斗地主也算是一種娛樂。

夏天又悶熱又潮濕,一隻只吊扇在宿舍的房頂上打轉,扇出的風也是熱風,困極了只好在電風扇的吱吱呀呀裡做夢,最可怕的是那些叫做小墨子的小飛蟲,無孔不入,比蚊子更厲害,沒有翅膀的嗡嗡聲,就那麼出其不意的偷襲你的胳膊,小腿,耳朵,臉頰,叫你防不勝防,在你感覺癢了,才發現身上裸露的部位都佈滿了小紅包,那癢意彷彿長了腿,在小紅包上跳來跳去,這邊撓一下,那邊撓一下,一會全身都佈滿了手指撓過的紅痕。看上去觸目驚心。

冬天又冷的磨人,明明滿地的草還鬱鬱蔥蔥,野花還在頑強的開放,可是穿上羽絨服還凍得瑟瑟發抖,那個小功率的電暖氣,雖然有著好聽的名字小太陽,可是卻給不了我們太陽的溫暖,我們只好插上電熱毯,把所有的被子大衣一層層的蓋上,還要穿上一件厚厚的睡衣,才不至於那麼冷了。

冬天因為太冷,工地上養的那隻叫貝貝的狼狗也會尋個暖和的地方窩起來,第二天你會發現浴室門口生爐子的地方都是他留下的痕跡,或是一攤尿跡,或是幾堆狗屎,你只好不厭其煩的一次次打掃乾淨。在這離鄉背井相互依靠的環境裡,我們對於狗狗的種種“無禮”行為也是很包容的trainee

在異鄉他地的天空下,我們只有樂觀堅強的去尋找快樂,去發現深藏在大山深處的美麗,去努力發掘我們這個圈子裡的溫情,就不會寂寞空虛,也不會心生厭倦。

第二站,廣珠貨運項目

廣州,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可望不可及的城市,習慣了北方的四季分明,從沒想過自己還可以體會南方城市的四季如春。

來到廣東省江門市的隧道工區是農曆的2月,在北方還是雪花飛舞,冰天雪地的季節,而這裡舉目四望尋不得半點冬天的影子,只見鮮花怒放,綠樹成蔭。而我們也一下子從零下幾度的冬天穿越到了零上幾度的春天。

這裡的春天來的早,夏天也來得快,還沒享受夠春天的微風拂面,夏天的大汗淋漓就突然而至了。好像沒有緩衝沒有過度,就像一個初學滑旱冰的孩子沒有剎住腳步一下子衝進游泳池。一抬手,一低頭就是一個水淋淋歐芝兒的夏天。

這裡的夏天確實熱,整個人就像坐在一個蒸籠裡,連喘氣都憋得慌,坐在辦公室裡提起筆寫寫字都是一身汗,去隧道測量放線的同事一個來回就像水里撈起的,衣服被汗水濕透,拎起來能擰出半盆水。

在廣州白天是沒法出門的,那太陽熱氣視乎要把你整個人都烤乾,只有等到天黑了,暑氣降下來了,才可以出來溜達溜達。

還好我們居住的環境是個有院牆有大門的四合院,雖然是活動板房,但是裡面都安了空調。調到二十五六度,走進去也是涼爽愜意的感覺。離我們工區不遠處還有一個小型的村落,裡面有小賣店,小餐館,小市場。夏日的晚上下了班,一夥人結伴而行,吃吃燒烤,喝喝啤酒,順便帶回一兩斤蘋果,桔子,甘蔗也是不錯的選擇。

由於離市內太遠,一般我們也不怎麼去逛商場,就那麼幾個人在辦公室裡上上網,看看電影,或者去活動室打打乒乓球,業餘時間也就這樣過去了。

芒果是我愛吃的水果,在北方這算的上貴族水果,個人水果店老闆很少賣,只有到大型超市才能見到他的身影,一個個油光水滑的套著綿軟的網格套。一看就知道價格不菲。而在江門我可算是過了芒果癮,各種品種,各種樣子,大的,小的應用盡有,而且價錢合理,幾元一斤到幾毛一斤的都有搬琴

香蕉這裡遍地都是,在我們工區附近就一片香蕉林,到了成熟季節,青黃相間的香蕉掛滿了林子,煞是壯觀。

還有那楊貴妃愛吃的荔枝,在北方吃到的都是用冰水冰鎮的放了好幾天的不新鮮的荔枝,荔枝一日色變,二日香變,從南方運到北方更是色香味盡變。全然吃不到新鮮荔枝的香味。而在廣州荔枝成熟的季節,超市裡,小賣店裡,街邊地頭到處都有賣的,而且大多都是小核兒的新鮮荔枝,剝開殼,瓣肉瑩白如冰雪,漿液甘甜如醴酪,吃起來還有一股清香,一頓荔枝吃下來,頓生“日啖荔枝三百顆,不辭長作嶺南人”的想法。

其實我挺喜歡這個美麗的城市的,這裡一年四季都綠樹成蔭,鮮花爛漫。每年還有那麼一段時間的連綿雨季,雪是見不到半片的。即使到了寒冬臘月,樹上還是花開並蒂,偶爾還會雨珠如注,溫度很少能達到零下,也不必穿那些臃腫的棉衣。一身保暖,加一個厚實的外套,輕輕巧巧就過冬了。

第三站,青島地鐵項目

作為鐵路建設者,能在城市裡修地鐵也是一種享受,不用再忍受深山老林裡的寂寞和孤獨,可以在萬家燈火的繁華里融入社會的喧囂。找回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感覺。

青島,一個最適合人居住的城市,一個美麗的,潮濕的濱海城市。作為一個山東人,這座美麗的城市也是我30年來因為工作的需要第一次踏足。

初來這裡還是冰冷的三月,寒冷潮濕是給我的第一感覺。總想把自己裹進厚厚的棉衣裡抵禦嚴寒。

青島算是北方到南方的過度,受海洋氣候的影響,這裡的氣候不是很穩定。今天還零下幾度,飄著雪花,明天就零上幾度下起了下雨。

我們的項目在四方區長沙路建材市場附近,五幢2層的活動樓房圈起一個讓城市人好奇的天空。空調,網線的設施也讓我們找到了白領在辦公樓裡上班的感覺。

深山老林裡一身工作服是主打,面對一群沒有生命的大山,穿的再花紅柳綠也是對牛彈琴。因此我們大多時候都是清一色的藍色工作服。如今城市的喧鬧和時尚也叫我們有了逛街的衝動,趕上商場打折處理也會拎回一件件色彩飛揚的衣裙,畢竟我們也有對美的追求。

趕上閒散的周六週日也會做十來分鐘的公交車,去海邊吹吹風,去中山公園看看櫻花,去金沙灘遊游泳。

這裡的海鮮也是物美價廉的,雖然鮑魚魚翅海參這些貴族海鮮不在我們平民餐桌上,但是蛤喇,海蠣子,鮁魚,皮皮蝦,螃蟹還是可以隨著時令吃個新鮮。

在城市施工難免會對周圍環境造成一些困擾,在車水馬龍的地段施工,也許突然的砲聲會造成你腳步的蹣跚,偶爾一兩顆小石子的飛濺會引起你車輛的尖叫,只希望你能秉著都為青島做貢獻的原則寬容一些,大度一些。

也希望居住在我們工區周圍的居民對我們多一些包容和諒解。我們也是一群平凡的人,也有喜怒哀樂,也有七情六欲,你們以你們的方式維持著青島的繁榮,我們以我們的方式建設著青島的未來。

作為鐵路建設者我們沒有傳統意義上的節假日,也沒有回家就能見到父母孩子的溫情,因工作需要而頻繁的輾轉每個城市之間已成家常便飯,有時候也會心生抱怨,別人在享受家庭團圓,假日快樂的時候,我們還在異鄉漂泊,一年一次的回家時間還在路上耽誤不少,與家人聚少離多的生活疏離了親情的溫暖,深山老林的寂寥生活也已與社會脫節,身體也在日復一日的工作中鏽蝕,但是我們不後悔,看到那一座座橋樑,一道道鐵路貫通每個城市的交通,我們是自豪的,是滿足的。

我們習慣了漂泊,習慣了四處為家,習慣了從這個城市的繁華突然轉入另一個山區的寂寥,我們就像一隻只蝸牛,蝸牛背的是房子,而我們背的是愛和責任。是對祖國大好河山的熱愛,是對祖國未來發展的責任。
...

<< 安全感是一種感覺 | 主页 | 時間を忘れて夢 >>

留言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主页